這天是最後一天在阿拉斯加,亦是最重要的一天。我們離開Anchorage,駕兩個半小時車到另一城市 – Seward。據說在這裡可見到Glacier,所以跟唯一朋友及西西帶著三顆興奮的心情出發。雖然天色還是灰灰暗暗,但明顯已被前兩天好。據屋主Sharon說,整個夏天也不多見太陽。我們的車子準時抵達Seward,我們先來參觀一下水族館,展覽的都是阿拉斯加海產。吃過午飯後,我們便往Glacier出發。前往Glacier,雖要行經一條山路,雖然天寒地凍,路面又帶點濕滑,但路還是好走。真佩服唯一朋友,挺著九個月的大肚子還健步如飛,比我還要敏捷。由於是臨時拉扶,我們並沒有參加任何觀光團,加上越近Glacier,路便越難行。最後,我們並沒有親身撫摸到Glacier,但能近距離接觸,都已經興奮不已。加上途中風景很特別,尤如置身National Geographical的節目般,我實在忍不住多按快門。人在大自然,頓覺舒暢,何況我身處是個大山谷及如此靠近冰川,那般心矌神怡絕非筆墨所形容。又因為已行了一段路,便不再感到寒冷,這樣的良辰美景,確實十分難忘。
我乘坐半夜機離開阿拉斯加,那便結束三天的行程。在機場跟唯一朋友及西西道別的時候,是有一點不捨的
15th Oct 200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