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乘坐深夜一時半的飛機離開了阿拉斯加,凌晨四時多又到達討厭的西雅圖機場,幸好這次沒有任何航班延誤,我還比原定時間早了半小時返抵溫哥華。經過上次教訓,在機場租車,要無故多付17.24%的機場稅,今次還是金山阿毛先來接機,然後載我到列冶文Avis取車。闊別溫哥華數天,我們兩人又再來一杯奶茶。只是大家離港日子越久,越掛念大家樂的奶茶。
金山阿毛要忙於籌備兩天後的婚禮,取過車子後,我便自己架著車子閒逛。縱使因為通宵飛機航程,我沒有睡過覺,但精神還是出奇地好。但由於要在下午五點拆達教堂作婚禮採排,我沒有太多時間走動,便先遊遊列冶文。
列冶文跟我從前居住的溫哥華其實屬於兩個地區,道路牌的顏色都不一樣,約需20分鐘車程。九十年初,即是我移民的時候,列冶文才被開發。最初只有香港仔中心一帶的Hazelbrigde Road及第三路有數個華人商場,但由於是新落城,又有港式戲院、酒樓、保齡球場、茶餐廳、桌球室等等,故備受我們這一班新移民歡迎。深信跟我年紀差不多的香港移民,都在列冶文渡過不少青春歲月,特別是香港仔中心,週未陪伴父母在新尖東酒定飲茶,然後晚上在新寶戲院看過九點半,最後又來個"look link"或"篤波"。
列冶交發展很快,這次回來,只需十數年,整條第三路已面目全非,我差點不能認路。最可惜是香港仔中心也重建了,沒有了戲院、link場。雖然有點可情,但近年溫哥華地產興旺,拆卸重建故然可賺取更多金錢。而且我們那代移民,大部份已離開了溫哥華,留下來的老人家,又或是從中國大陸來的新移民,文化不同,又不會去"loon link",重建是必然。離開香港仔中心,我又到了Richmond Centre,這是列冶文最大的購物商場。
離開了列冶文,時間尚早,我便回到從前位於50街及Victoria Drive的舊居。舊居還沒有改變,保養還不錯。舊居一帶轉變不也帶,除了拍照,我也停下來,想想從前住在這裡的日子。我記起那個冬天,我跟老媽及小弟努力地"剷雪";又想起那個天朗氣清的夏天,我跟金山阿毛、Joseph及Andy在花園剷草及洗車!離開舊居,我又回到母校Killarnary Secondary School,我在這學校只讀了十個月,學習不了很多東西,卻認識到一班好朋友。跟著有點肚餓,我便到了Oakridge Mall找東西吃,哈哈,吃了我心愛的New York Fries呀!
此行的最重要任務是當伴娘,五時半何抵達教堂作採排,主要熟習一下環境,排一排出場次序。然後跟金山阿毛家人及"未來"奶奶、伴朗吃了一個晚餐,氣氛頗為沉悶,但這是官方飯局嘛。這天我也認識了婚禮的唯一姊妹- Adeline!
晚飯後,相約了我唯一留在溫哥華的朋友 – Frank。已有八年多沒見面,他肥了兩個圈,但傾談下來,說話語氣等等,大家都跟從前沒有多大分別,畢竟是相識及16年多的老友嗎
30th Oct 200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