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在途上

數碼廣告人,以文字及圖片,記錄人生途上所見所想。Facebook: paulayangpage, Instagram: paulayang

日期

2016 年 02 月 13 日

端午節@愉景灣

6月5日,天睛。齊齊哈爾馬戲團今次衝出港島及九龍,到達離島作戶外表演,是次表演場地 – 愉景灣。

點解係愉景灣?貪佢係離島得黎,D地方又整整齊齊,咁阿Caleb同Haylay就可以盡情地玩樂。但尋日就加插左一個節目…睇樓!正,我地睇左成十個八個單位,大部份單位都係無敵海景,我地去邊到嘩、嘩聲。差D落訂買咁款。其中一個單位,我地公認佢係No. 1,因為擁有無敵海景之餘,隔格四正,個業主好捨得dun本,用開利冷氣同Panasonic雪櫃,而唔係用美的窩。但全日最正唔係D樓,係個地產經紀,佢drive住加哥爾夫球車帶我地去睇樓,我地覺得似身處泰國坐篤篤,而佢服務態度好,唔chur,有耐性,最緊要係…佢好靚仔!

阿 Caleb同Hayley玩到身水身汗,落沙灘跑跑,玩下泥沙,Hayley重第一次打”千秋” 添。阿Caleb全日好識運用佢識個三個仔 “Bird” 、Ship” 同 “Car” 。佢好鬼好眼,遠遠有隻雀,佢都即刻Bird。Hayley唔使講,PR上身,週圍同你say hi,佢識邊個係Nose,邊個係mouth喇。最羅你命三千係,當我拎起相機,佢會側起個頭擺甫士俾我影呀!

齊齊哈爾馬戲團各團員尋日散晒,但玩得好開心。唔好話小朋友,我地幾個大人,襯假期一班人去見下陽光與海灘,真係賞心樂事。

同場加映: 撞到小黃燈、虎姐同黃生一家,小黃燈識叫我呀!

  1. 天朗氣清的日在,加上兩個可愛的小朋友,幾重都好,拎單反係好值得的!

Aug 1, 2011 11:54 am

廣告

五月

我問阿媽,點解五月生我?阿媽答,無得佢揀!

記得好多個5月,我總要面對挑戰。細個時,5月都係測驗季節,年年都係書本中度過生日,大過左,好多關都係5月發生。老天爺好似用d挑戰黎提醒我,我又大一歲喇。

某年5月…係我第一日考會考,第一科係Religion studies,我記得去St. Mary’s考
某年5月…大學最後一個暑假,去學聯海外升學中心做升學輔導員,第一次返工呀
某年5月…我告別大學校園,正式踏出社會
某年5月…Money18出世,第一次狽重飛,其實個時我好驚
去年5月…終於完成公司那個不可能的任務,然後鼓起勇氣遞上辭職信,Reset我的人生
今年5月…iButterfly出世,Reset後的新體驗,爽!

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5月……

我由賺錢買花戴,變成經濟支柱!往後的兩年,難關一個接一個,我當時的想法係,如果人人都有一難關要過,我寧願襯後生快D面對左佢。我當時無得選擇,唯一可以做的,就係唔理三七廿一繼續向前行。今日望番轉頭,好慶幸那個5月發生的事情,令我人生觀、想法、做人路向,通通改寫左。

多謝過去的5月! 也希望以後的5月,我都可以開開心心做人!足願矣

May 23, 2011 12:13 pm

Apps大清洗行動

近日發現部iphone同ipad好鬼慢,我諗因為安左好多apps。其實好多apps安左都無乜點用,所以呢個Weekend進行Apps大清洗行動,將一D安左無乜點用的apps delete左佢。嘩,兩部機當堂暢順晒!

我地其實同部iphone、ipad一樣,耐唔耐要將d無謂野清除走,個d無謂野,可能係一d舊人、舊事、舊物、舊思想、舊諗法、舊怨氣…跟住再reset部機。點清走?我會建議行開下!小則坐船去離島望望大自然,中則去個旅行見下世面,重則轉轉環境重新黎過。

Delete同reset後,iphone有位再安新apps,我地個腦有位再去諗新野!

你,需唔需要delete舊野然後Reset?

May 23, 2011 11:07 am

一年容易又生日

不論看訪問,或早前看舞台劇,都有一條問題,”如果給你選擇,你想從過去那一個位重新開始或選擇” 。

我自己的答案是,我不需要重新開始或選擇。

因為今日的我是由昨天的我組成,沒有昨天的煉歷,便沒有今天的思想、想法、決擇。我珍惜每一個經歷,那管是甜、是酸、是苦、是辣,它們都有份造就今天的我,而今天的我,亦同時造就明工的我。

我感激人生路上遇上的每一個人,最感激是父母,他們的我愛,從來是無條件、無私及不求回報,父母是永遠不會出賣自己的。我感激過往給我機會的人,從小時候的老師及同學,到長大後的老闆、同事及朋友,千里馬也要遇上伯樂,我慶幸我從小遇上不少伯樂。我也感激給我挫折、難看面孔、難受時刻的人,你們令我明白甚麼是世途險惡,令我學懂怎樣面對困難。

我認同人生猶如一架火車,有緣相聚的時候,大家坐在車內有講有笑,享受共聚時刻;是時候下車,便瀟晒地揮一揮手,大家各自繼續上路。或許我們在某架列車更重遇!如果你在看這篇文章的話,我們應該曾坐在同一列車。

一年容易又生日。都說願望說出來便不準,就讓它做個小秘密吧!

May 11, 2011 12:23 pm

衣櫃

今天進行換季大行動,收拾了三大袋到舊衣收集箱,當中包括一大堆黑色衫!

眾所週知,我最喜歡紅色,又或是色彩斑爛的東西,啡色已是我最深的顏色。不知從那時候起,衣服都是黑色,最初是冬天才穿黑,後來連夏天都一拼穿黑。那時候買衫,眼光都先放到黑色上。曾有位高層投訴我們天天一身黑,因為我討厭那高層,便天天黑衣跟他作對。

去年年尾某個晚上,我那個 “顏色風水造型師” 跟我開紫微命盤,她說我不宜再穿黑了,穿黑色會令我怎樣、那樣,我應該穿回我喜歡的紅色,人會開明、開朗一點。

被她提一提,我回想,我從前衣櫃不會有多過5件黑色衫,從何時會換來一身黑?對,就是我壓力最大那兩年!在喘不過氣的日子,看上眼都是灰灰黑黑的東西,惡性循環,天天一身黑,黑色也在不知不覺間影響著我的情緒。其實未開紫微命盤前的數月,我已開始回復買紅買綠的情況,也許,離開那個壓力煲,黑色再不是我首選。

顏色是個人喜好,但我亦相信某程度上能反映及影響個人心情。要是心情不佳、壓力太大,先避免黑色,然後多看令人祥和的湖水藍或大自然綠,讓心境平和一點,然後盡量多看粉紅色、黃色、或其他繽紛的顏色,讓心情開朗一點。

換季後的衣櫃,縱然還有黑色衫,但整體都是色彩斑爛,鮮艷奪目的。希望這些衣服能給我一季好心情吧!

May 11, 2011 9:20 am

29 + 1的共嗚及啟示

昨晚終於看了話劇 “29+1” ,十分極之精彩!那三個小時內,又笑又喊,已經很久沒有這種共嗚!特別說到 “日落巴黎”, 令我認為巴黎是屬於日落的,令我認為在巴黎街頭上拿著兩條法國飽罵人是有型。我都是在嘉禾戲院看 “A計劃” 的…

但話劇不是喜劇,其精彩之處當中帶出的訊息。當中是我去年開始反思的想法,想不到這些想法都被舞台劇帶出來了,那就是“跟自己相處、找回自己” 。

每天應付要求、解決問題,日復日,把原來的自己埋沒了。想法埋沒了、興趣消失了、自己飄遠了。每天都追趕跑跳碰,沒有時間及精力去想其他東西,還認為能專心一意做事,多餘的東西都不去想是好事。但原來,根本沒有跟自己好好相處,想想自己其實要甚麼。營營役役,努力在工作、家庭、愛情甚至社會都做好自己,但是否做好這些角色,就等如做好自己?那是否一個自己想要的自己呢?我們把別人的要求及想法放前,然後把自己放到最後,最後發現那個不是自己。

近月,我開始用心去認識自己,想想自己是個甚麼人,喜歡做甚麼事,甚麼是最得心應手,盡量在自己喜歡及別人要求的層面取得平衡。

這也是 “29+1” 給我最有共嗚,及最大啟示的地方。May 11, 2011 9:19 am

製衣業

晚上的 “星期日檔案” 介紹車衣女工,如何在製衣業嚴重萎縮下,爭扎求存。看見製衣廠及女工,我有一定的感慨,因為我是由製衣業養大成人。

老爸在60年代末已經營製衣廠,最初以山寨形式經營,替姑公的大廠做outsource,漸漸認識客戶,便有自己的訂單。我記得我懂性,工廠在深水步順寧道。常常聽到的字眼是 “趕貨” ,星期日還在趕貨,老爸便帶我回到工廠。我喜歡把玩“嘜頭” ,把它們堆堆砌砌又一天。特別記得工廠大廈外有很多招聘廣告,據說女工可以在同一大廈打三、兩份工。小學的時候,我最愛在寫字樓,拿起 “職工頭圍用膳” 用的咪,向著工場唱歌。工廠每年都有旅行,包起一架旅遊巴浩浩蕩蕩的出發,曾到過大澳門放風箏,也到過新娘漂BBQ。除了旅行,工廠每年最重視團年飯,地點多是華盛頓夜總會,吃過飯便到夜總會玩樂。

工廠的工人感情好像一家人,女工們的名字有小蓮、小紅、阿霞、阿青,而有一位當 “集骨” 的女工叫肥嬸,她年紀跟我外婆差不多。兩個兒子在大陸,只得他跟年紀老邁的丈夫在香港。過年過節,爸爸請她到我們家吃飯,她還會買玩具給我跟小弟。在我大學的時候,她病得很重,常常進出醫院,老爸給她一筆錢退休。她的兒子還在鄉間,照顧不到她,我跟媽媽及一班女工常到醫院探望,想來她離世已有十多年了。

我是由製衣的一針一線養大的,製衣業興衰,也跟我成長緊扣。80年代是製衣業最蓬勃的時候,住所小屋搬大屋,由深水步搬到何文田,都可說是要風得風;90年代中後期已響起警號,我知道爸爸開始賣樓賣車;千禧年再也捱不住,工廠結業,爸爸欠下一身債務,連自住的住所都給銀行沒收。大屋搬小屋,我也不能再賺錢買花戴了。老爸對製衣業的熱誠從來減退,工廠沒有了,便當 freelance製衣trader。

我明白,光輝是不會永恆的,每個行業也有興衰。從前經營小工廠、小店舖、小攤擋未必可以致富,起碼可養活家人,甚至有能力改善生活。知識可以改變命運,勤力可以維持生計。但還看今天的香港經濟,由大財團操控,你有知識、付上勞力都未必能改變命運。最討厭是這些財團,錢賺盡,卻毫無社會責任,半分也沒有回報社會。所謂為市民服務,還不是為一蝠地?早幾年的西九發展項目,忽然藝術,醜態盡現!

這就是現今及未來的香港嗎?

May 11, 2011 9:18 am

識於微時

每個Media Buyer最害怕的工作,應該是 “跟位”! 我特別害怕跟某大報章的廣告位置,出訂單是明明說好A前半單數版對文,但推出前一日,便致電給我,變成對稿後半雙數版。我常常都向老闆WWW求救,WWW一個電話,便能擺平那個出名麻煩的Business Director。有次忍不住問: “點解你次次都攪掂那個阿姐的?”,WWW答: “我同佢識於微時,呢D友誼最可貴。你呀,咪去識人喇,人地係director識你係老鼠,你去識佢下面D sales仔喇,同人地friend D。到一日你做到Media Director時,個d sales仔都升到Sales Director,咪好似我地咁羅” 。

後來當Media Planner,我被派往參加4As的training course,老闆WWW跟我說: “你去到識多幾個人呀!第時甩spot甩位,你自己攪掂,咪下下找我call其他agency求救。我唔信你去三日training,寫document叻過你大佬!去識多幾個人好過喇。”天真無邪的我,被淋了一大盤冷水!我當時真的認為,三天training後,寫document會有大佬八成功力呀!

年少無知的我,多得老闆提點,明白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的道理。十多年的經歷,我深深體會,越位高權重,奉乘說話越多,亦越容易迷失。這個時候結識的友誼,越來越多雜質,包涵的利益衝突越多。地位越高、利益越大、關係越假。要有心理準備,這些友誼,會隨著你的權力而消失。不要說功利,這些關係根本源自利益。

相識於微時的友誼最可貴、最純真!那份一起打拼,一起望出頭,一起被老闆鬧的回憶,這些一起走過的日子,就是關係最鞏固的部份。真的假不了,真我個性於微時已表露無遺。多得老闆WWW的提點,我於微時努力去認識跟自己一樣 “微” 的人,而不是去巴結位高權重的人。致令我今天,擁有很多相識於微時的珍貴關係。

PS: 近數月重遇很多當年的Sales仔,現今都是獨當一面的Sales Director了!

May 11, 2011 9:16 am

我的志願

我自小有兩個志願,一個是當作家,一個是當記者。

大學臨近畢業的時候,我決定要加入廣告公司當Copywriter。在搜集資料的時候,得悉agency喜歡應徵者有創意,也接受毛遂自薦,我便設計了一個通輯令,懸紅是我當時要求的待遇。等了數個禮拜都沒有回音,而我亦輾轉如願地加入廣告公司,不是當Copywriter,而是Media Buyer。Media = 媒介,跟我另一志願接近;我又天真地想,反正都是廣告公司,到時再找機會作內部調遷。

然而,在我當Media Buyer的第二個月,我的自薦通輯令有回音,如願地獲聘為Copywriter。夢想似乎成真!但在我當Media Buyer的兩個月,才知道電影中的廣告公司及廣告創作人,只會在電影裡出現。一個初級Copywriter需要書寫大量T&C! 廣告中的大橋,Print ad上的廣告標語,那會由初級Copywriter撰寫呢?我當時想想,天天寫T&C,40歲前應該會江郎才盡,豈便當不成作家。所以,我選擇先當Media Buyer維生,儲夠錢儲夠人生經驗才當作家!

錢及人生經驗,尚在儲蓄中!

當我在2004年加入當時的orisun,大部份朋友以為我發瘋!那曉得我另一志願是要當記者,既然已知道自己當不成記者,但能在傳媒工作,接觸新聞採訪,便當作了結心願。

我在東方報業的第一個老闆是資深財經記者,而四週同事都是編採記者出身,只有我來自非文字世界。天呀!我一直認為自己中文水平頂呱呱,但跟一眾編採同事比拼,我慘被評為 “文盲” 級別!書寫的工作報告及價目表,均需要交到校對或總編輯手中!而我那手中文書寫,根本不能跟我老闆及其他同事相比,他們能以簡潔

文字表達艱深意思,果真是字字珠磯!

四年後,我被調到營業部!我想,營業部沒有記者吧!我已被訓四年,當不成作家,都不會是文盲級別。天呀!我當時的老闆,未當廣告前是中文老師呀!我的工作報會,被老闆批改,像中學的中文作文般,出現無數圈圈及交叉符號 (幸好不用騰文)。老闆又常常用艱深的四字成語及七字絕句跟我說人生道理,我每個字都懂,但揍在一起就不懂了。

今天看見我一個舊客戶出書,有感而發,想起我的兩個志願。記者,應該當不成,作家,幸有Social Media,在Facebook及BLOG寫寫拼拼,總算還當了半個作家,還了半個志願!

May 11, 2011 9:15 am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