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在途上

數碼廣告人,以文字及圖片,記錄人生途上所見所想。Facebook: paulayangpage, Instagram: paulayang

四月 2018

中央車站

P3310036

這個復活節北歐行程的主題是 “慢活、復活",北歐以慢活見稱,那便要入鄉隨俗一番。怎麼說都是第一天,時差在所難免,前一晚十時多便睡、半夜兩點醒一醒、清晨六點又醒一醒。放假就是要賴床,賴到想動便動。

酒店位處中央車站,起床第一件事當然要吃早餐。這間Lagkagehuset Cafe就像大家樂的連鎖快餐店,所不同是這裡賣的是麵包。北歐第一個早上,當然來個咖啡。

DSC_0054

沒有既定的行程,在cafe決定步行到最遠的景點,美人魚,Google Map說的時間是步行約40分鐘。沿路行,便到遠Rådhuspladsen市政廳廣場,廣場不是很大,最吸我睛的反而是這塊嘉士伯廣告牌。

P3310024

P3310046

繼續向前行,遇到一座又一座漂亮的歐式建築,感受到那悠閑氣氣,悸動!

天氣只有零度,很冷,加上初抵步,尚未適應天氣,倍覺寒冷。厚帽、厚手襪,羽祴通通出動。

廣告

Reference check

近月陸續收到舊同事的reference check,喜見有人根據自己離職時的方向有好發展,但亦離職時說要轉行/找新方向etc的舊同事,在短時間內(約年多),兜兜轉轉都是回到這個行業。(又係長文,慎入)

工作、做人總有困難時刻,我在很多不順心的時候,"遞辭職信"的念頭必湧上心頭,選擇克服還是逃離是個人選擇。首先不要把自己放得太大,遇過很多同事離職時,都抱著"睇下你無左我得唔得"的心態,抱住這個心態辭職,最後是苦了自己而不是公司。為甚麼? 公司的短暫痛苦還有,但總有解決方法。其實,世界上缺少任何一個人,地球仍然會轉。常常轉職,不是見工時過到關就可以,事實有以下負作用

1. 歸屬感
對一間公司的歸屬感,最少要兩至三年時間。常常轉工,下下都要適應,開始有飄泊不定的心態,產生不安全感,而同事同樣對自己缺乏熟悉感

2.班底/母校
歸屬感不限於任職時,更大的天空在離職後,所以,會時常聽到"班底"。即使沒有班底這麼功利,也有"母校"制。這個母校其實是個無形的人脈,即使沒有overlap過,當在那間公司工作的時候,總會染有那間公司浸"除",alumni好易聞到。千萬不要少看母校的威力

3. 被聘請的priority
敢肯定,常常轉工的人,在招聘中,永遠不是最高priority那個。相同經驗或expected salary,必定請轉工無咁密那個(給著你係請人那個都會喇)。以咁的定論,多人爭的好工,唔容易輪到自己

4. 半新人
當然工作已有一定日子,或者有份工做過三年以上,有過良好記錄會好d。但頭兩年不斷轉工的職場半新人,咁要告訴你一個殘酷的現實,因為無乜實質經驗,你要面對係每年Fresh Grad大軍的競爭!很多僱主,會寧願請個fresh grad博一博,都唔想請個時時轉工,又或者做下停下的半新人

坊間好多content farm,為吸睛、為呃你like同click,share都係個人感受,除左洩下奮,幫唔到你更上一層樓。以上第3同第4個point,其實易地同轉換角色當自己係老闆去想下,自己都會想到喇。

北歐第一站

DSC_0044.JPG

由香港起飛,11小時候便到達斯得哥爾摩。因為是日間行程,我在飛機內倒非常悠然自得。早知這北歐航機的機上娛樂不是我那杯茶,所以把ipad載滿節目,我還帶上毛冷,一面編織,一面看節目,11小時也容易過。

DSC_0021

抵遠斯得哥爾摩機場是下午三時,要再等四小時才轉飛到哥本哈根。首次踏足北歐的機場,感覺是,好IKEA,一陣木味傳來。機場不大繁忙,有一排類似Coworking Space的檯和椅給使用。

感到少許肚餓,便走到cafe來個啤酒和蛋糕,當作一個下午茶。

DSC_0035

再上飛機是晚上7時,香港時間深夜1時,時差效應下,好不容易保持清醒上飛機,一上到飛機便倒頭大睡。個多小時抵達丹麥的哥本哈根,哥本哈根的機場,跟酒店所在地中央車站只有十多分鐘車程,九時多已抵酒店。22小時的行程,加上時差,吃個杯麵,洗個澡,便倒頭大睡了。

DSC_0047

在哥本哈根的機場的賣票區

DSC_0048

哥本哈根的火車,由機場到中央車站不過十數分鐘

致4As的2 Cents

OLYMPUS DIGITAL CAMERA

WPP創辦人兼老大Sir Martin Sorrell上兩週離職,近兩星期鬧得熱哄哄是WPP及其他4As的前境。不敢說高見,但有2 cents的愚見給4As

1. 不要再塘水滾塘魚

在各大廣告業媒體中,4As的高層人事變動,都是4As A跳到4As B,由或是4As C的人回歸4As A,來來去去都是一班人。4As現在最需要的是新思維,要跳出框框,就需要不同思維的人去執政。近年冒起的獨立廣告公司,很多創辦人都沒有4As背境,那更証明,今日做廣告,根本不需要有4As經驗。要改變,就要讓魚塘加入新魚。其實4As這個魚塘,上上下正都需要別家魚塘的魚。不再是金漆招牌,便要想想方法,去吸引人材加入4As。

2. Creative不再是皇道

一說到廣告人,總想到創作人,Creative人的光環帶了幾十年,在4As內的的專橫眾所周知。4As上下不得得眾當紅creative,上至客戶總監,下至小AE,都註定無運行。但廣告從來不只創作,要有Account Servicing協調,要有Media去傳播,傳統廣告還勉強可以讓creative專橫。但在Digital世界,出social要識落ad,做網站要懂programming,做innovation要PM。在社交媒體及內容行銷上,傳媒出身的編輯比廣告公司的copywriter更勝任。而在digital世果,team work比傳統廣告強得多。4As要是仍讓creative專橫,那會是一條末路。

3. 放下傲慢

十年八年前,客戶仍是4As先缺。但隨著客戶想法改變,global alignment越來越弱,獨立公司越來越強,近五年已沒有4As先缺。更甚的是,很多客戶說到digital,便自動把4As定位為落後。可是,很多4As人仍然放不下傲慢,自high地認為自己高幾班,把非4As當作"艇"看待。這樣只能活在自己世界,那會向前進? 雖知道,有艇上了市變成軍鑑,也有不少艇已變成郵輪,4As再自傲不去,恐怕會變成鐵達尼號。還有,不要少看各傳媒的威力,不少傳媒已悄悄地化身agency。傳媒有人有平台,比廣告公司優勝只賣服務和橋

4. Media Dependence

不知廿年前是誰發明了Media Independence,讓4As內的媒介部獨立成為media agency,這才是4As由興轉衰的其中一個致命傷。在Digital世界裡,創作、製作和媒體策劃是分不開。為生存,media agency去做製作,creative agency有請三兩個media人做media,最後變成一個香爐多隻鬼的競爭

4As畢竟是名校,有很多地方獨立公司學不來,也不會花間做。襯這些優勢仍然存在之時作個鯉魚翻身,前境不會暗淡的。

北歐雙城記 -住宿篇

DSC_0093.JPG

原打算住Airbnb,但沒有合適的屋,所以還是選擇酒店。要是選擇酒店,交通便利是首選。所以兩個城市的酒店都是十分靠近Central Station

在斯得哥爾摩的Radisson blu viking hotel,更是在車站旁,附近是商店區,極方便,房租約港幣$1100。這間酒店是典型酒店,設備齊全,房內有水煲、杯、浴缸,連熨衫也有提供。

在哥本哈根的First Hotel May Fair則是歐州式酒店,則只提供毛巾、洗頭水、護髮素、淋浴露。所以自攜了旅行水煲、食具和杯。亦因為是歐式酒店,房內燈光很昏暗。這個不打緊,就當感受一下歐州人喜歡的昏暗。

歐州酒店的管理模式跟亞州不同,客人喜歡帶自己的東西,所以酒店一般不會提供日用品。其實友人在選酒店時,已經選有提供基本日用品的酒店,所以兩間酒店的設備在歐州來說已是很不錯。還有,兩間酒店都沒有提供拖鞋,推介Aeon 12蚊店的拖鞋,我穿了7晚也沒有破,攜帶也方便。還有那個"可摺的電水煲",是在哥本哈根的恩物。試想,在最高氣溫3度下,熱水是多麼的重要。

北歐雙城記 -交通篇

DSC_0027

今次選乘是SAS北歐航空,香港直航到斯得哥爾摩,再由斯得哥爾摩飛哥本哈根,哥本哈根逗留四日三夜,然後乘上午機回到斯得哥爾摩,逗留三晚再直航飛香港。香港及斯得哥爾摩航程11小時,斯得哥爾摩及哥本哈根航程是1小時。選乘的是SAS北歐航空,四程機連稅給港幣$11,000。我想,如果早一點訂位(我們是出發前三星期訂位) ,又不是遇上復活節旺季,機票應該會更便宜。

 

說回這個SAS北歐航空,出發日遇上overbook,只能online check-in,卻未能選座位。長途機,當然想找找aisle seat。SAS在香港只有銷售代理,打客戶服務熱線被轉線到北京,還是未能訂座位。最後要出發前三小時到九龍站找座位,而SAS也給了我一個aisle seat。除了這個小插曲,我對SAS服務是滿意,座位算是寬敞。兩個北歐機場都被SAS飛機佔領,是北歐的大航空公司。因為只有一班機飛香港,客服集中在北京是可以理解。相對的,即使國泰是香港的地頭蟲,在北歐還不是只有一個航班,而內陸機那程也絕不會是CX航班,所以到北歐,我會推介SAS。註: 國泰亦將推出香港直航哥本哈根航班

哥本哈根機場跟市區很近,坐15分鐘train便到達Central Station中央車站,價錢是DKK$36,約港幣$46。而斯得哥爾摩機場則離市中心較遠,最初我們想乘坐機場快線Arland Express,但價錢是每位 SKK $280,瑞典幣跟港紙差不多是1比1。因為不可思議,所以反覆地看,是否來回票、或是雙人票,結果是單人單程票。看見有機場巴士,便走到賣票機,那才是SKK$119,兩個人的價錢都只不過$238,目的地都是Central Station。機場巴士約一小時到機場,非常舒適,上網預訂只需SKK$99。上網訂好票,會電郵乘客QR Code,上車掃一掃QR Code便可以,方便快捷。

說到市內交通,強烈建議買Pass。

哥本哈根的24小時Pass是DKK$80,可乘坐任何交通工具,每程車約$20,即是說,4程車已可以回本。哥本哈根的景點很集中,基本上大部份都可以徙步,我們第一天行程就是步行,最後的是最遠景點-美人魚,那才有美人魚坐了一程巴士回到中央車程。

斯得哥爾摩的24小時Pass是SKK$125,也有72小時的SKK$250,我們買了一個72小時Pass。斯得哥爾摩每程車是SKK$44,即使3程車已可以回本。斯得哥爾摩地方較大,需要坐車,而這個pass可以坐船和坐火車,其實係划算。特別一提,斯得哥爾摩的Metro Art是蠻有名,有Pass可以隨意找個車站出外走走,所以Pass基來上是必需。

北歐雙城記

DSC_0004

一切從跟業主續租約開始!

原預留復活假期來搬屋,可是看了20個單位都未稱心,便決定留下來並跟業主續租約。騰出的復活、清明,拿3日期放9日,太吸引!第一個心水目的地是日本,但旺季的機票連稅要7千多甚至8千多。跟友人靈機一轉,"去遠d"! 那就到北歐吧!

北歐在我腦裡是..

色彩繽紛、慢活、休閑、快樂

9日7夜的時段,為盡情放輕鬆和休息,不想把行程安排得太迫和急,所以決定只到兩個首都,丹麥的哥本哈根及瑞典的斯得哥爾摩。

雖然兩個國國的人,未有我想像中慢活 (斯得哥爾摩Metro內的急促跟香港不惶多讓)。但人們很友善,英語超好,交通便利,也不用擔心冶安。加上有直航機往返,感覺不是太遠,所以,北歐是值得遊覽的地方

我們以"慢活、復活"為行程主旨,所以整個旅程極hea!沒有特別安排行程,沒有趕時間,睡飽才出發,累了便返酒店休息,中途想停便停。有很多景點,再沒有被安排下,竟然路過。其實心情好,看的事物也份外漂亮,到處也是景點!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