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庫 vs 京都

最後一堂blind tasting…是次主題,兵庫vs京都

好難!

兵庫為硬水,礦物質含量高,所以用兵庫水來釀製的清酒,較為硬朗,複雜度較高

京都以軟水見稱,所以同京都水來釀製的清酒,一段較為順滑及優雅

兵庫出品的白鶴,跟京都出品的英勳,我未能如往飲一杯估一杯,而是全試六杯,找出較軟和輕硬作分類,再在類別中找出答案

昨晚估中一半三支,純米酒那支很突出,其餘五支,憑感覺及靠撞

Tasting,無書讀、無捷徑,只能實習

太空家庭

太空家庭,指父母其中一方 (多是爸爸)留在香港工作,以賺取金錢,為著移民後可以盡量維持良好生活水平,而另一方(多是媽媽)跟子女移民及陪讀書。爸爸會盡量抽空飛到彼岸團聚,那便可以又找錢、又移民。我跟家人移民到加拿大的時候,選溫哥華沒有別的原因,只因她跟香港最近,機程最短,方便爸爸做太空人,加港兩邊走。

事情那有這樣理想?針其實可以兩頭利嘛?

  1. 通訊科技取替不了接觸

雖說現代通訊科技比我那年頭先進得多,但有些核心事情,跟科技沒有關係。回想疫情最嚴峻的時候,大家都留在家裡,跟朋友Whatsapp或Zoom得頻密,但疫情後,大家還是相約出來見面,何解?通訊科技取代不了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流行hashtag #朋友還是要見,那何況是最親密的家人和伴侶。

2. 相處和共同經歷

聽過無數次,”我最多飛得密D羅”。可以飛多密? 一個月一次,每次一星期?那還有三星期不是在一起。人與人之間是需要相處,製造共同經歷,再經磨合及溝通。子女年紀大一點有十來歲,對爸爸已有一定印象那還好,但年幼子女,記憶不多,生疏是很自然。Facetime取代不了爸爸帶自己上麥當勞,正如很多離婚子女會告訴你,一星期都會見爸爸一次,但還是跟媽媽親密一點。

3.陌生感

這是媽媽後來告訴我,整個太空家庭旅程中,最恐懼、最害怕的一部份。媽說,最初捨不得爸爸離開香港返溫哥華,後來慢慢變成感到爸爸來溫哥華,打擾了好原來的生活。而最害怕的是,媽媽對著爸爸,有著一份很大,從來也沒有的陌生感,完全想像不到一個結婚20年的丈夫,會感到這樣的陌生。媽媽說,她越喜歡溫哥華,越適應生活,活得越自在,陌生感越大。她說這個陌生感,給她巨大的恐懼。我媽媽在溫哥華變得獨立,可以自己駕車出入,英文又能應付溝通,跟我在香港認識的”阿太”很不同,也許這份陌生感,爸爸也有。

這個陌生感又返回第二點,相處和共同經歷。畢竟,彼此生活在很不同的地方

4.不平衡

其實我是感受到媽媽的恐懼,及由恐懼產生的不開心,因為直接影響我們三口之家 (媽媽、弟弟和我)。她總是莫明奇妙的不高興,情緒起伏很大,我跟弟弟年輕,不懂面對,便終日大吵大鬧。正值反叛期的弟弟,沒有爸爸那方的引導,只有媽媽的吵鬧,索性逃學,早出晚歸。媽媽的朋友們又是太空家庭,(題外話,我當時感到是怨婦俱樂部,auntie們的怨氣可不少),不平衡遇上多個不平衡便更加不平衡。我得天天活在吵鬧的家,明明我的家在香港的時候不是這樣!年輕的我不懂解決和應對,最後連大學也不讀,放棄已交學費的BCIT,執包袱回香港,那是逃避!

回到香港,我看到只有爸爸跟我這一面的太空家庭。在溫哥華看到媽媽的恐懼,在香港見到的爸爸是孤單。儘管他有很多朋友,當中很多都是太空人,但這個”太空協會”會員也不見得快樂。

5. 孩子的壓力

我是太空家庭的孩子,多年來只要爸媽有些微不高興,聽到的是 “為左你地先移民,依家搞成咁咁咁”。其實,每次聽到我是很不安樂,很大壓力,有問題就算到我跟弟弟的頭上,但我兩姐弟也是 “被移民”,在這個課題是沒有選擇權。明自父母出發點是我們,但我們也同樣面對新生活的困難,也有自己的煩惱。孩子有孩子的命運,最後我跟弟弟並沒有行在爸媽鋪給我們的路上,並不是我們不想走,而是我們總走不到。

我看著很多太空家庭的離散,甚至離散比團圓多。我的家都散了一半,只是當下決家全家回到香港,散散的家尚可補合,但不是每個家庭這樣幸運。爸爸在香港繼續做生意,我們三口在溫哥華生活是寬裕。但賽後檢討,靚屋靚車取代不了一個溫暖的家,以和爸媽的恩愛。我寧可共同進退,再不做太空家庭。

要是曾經歷太空家庭,又或是曾移民(最好是夫婦雙方),對這類生活有一定認知,還可嘗試一下太空生活。又或是工作上可以協調到Work from home,在外地也可以工作,只是以出差形回香港。(這個90年代是沒有的)。要是從未移過民,工作又不能調到海外,定必要三思。。

為遙遠的事情,犧牲了一個自己身處的家,值得嘛? 金錢是個補救不了一個已破碎的家庭。

移民

今日是我移民30週年紀念,而剛好移民這個話題是近日大熱。

要說移民的故事、辛酸史、歷程,相信可以出書。當年的經歷跟今日的環境不盡相同,但反而有些想法想分享一下。先簡歷一下,我是1990年”被”移民到加拿大溫哥華,選溫哥華是因為方便做太空人的爸爸加港兩邊走。在此之前的三年,我只到過多倫多三天,對加拿大印象只有… CN Tower。

移民不是旅行
千千萬萬要記著,”移民不是旅行”、 ”移民不是旅行”、”移民不是旅行”(重要事情要說三次)。旅行是放假,行程是觀光、飲食和探親,那管行程長達一個月和多個月,心態是旅行就是旅行

移民包括一堆現實的問題,在就業,金錢和適應這已是後話,基本生活如考車牌,駕車,買東西、水電媒上網看電視,不要看成小事,一堆小事加起來就是大事。這些問題,旅行不會遇上。

我旅行時的多倫多,跟後來要生活的溫哥華是完全不同

首要是融入
“不要把香港那套搬過去”、 “不要把香港那套搬過去”、“不要把香港那套搬過去” (重要事情要說三次)。要是把香港搬過去,那為甚麼要移民?移民第一戒條就是 “融入”,要有融入,才能在新地方走更長、更遠和更深的路。也不要第一樣就想 “當地有那樣福利”,而是想自己有那樣貢獻,即使是微細。
看看自己不喜歡香港的新移民那樣東西,就別重蹈別人覆轍

放下是最大課題
在香港,閒時到商場shopping,隨時可以外出吃飯,週末來個high tea,長假期即飛到日本甚至歐州旅行,家務有外傭處理。外國生活不是富與貧的問題,只是生活模式不同,悠閒坐在草地上半天悠然自得,人工貴甚麼也是DIY,旅行時覺得Enjoy的東西,變成生活可能變成負擔又或感到無聊。要真心去欣賞生活上的變化,那就要放得下,放下在香港的生活模式,不要比較事事跟香港做比較,生活節奏慢效率自然低。

放得下,自然能融入,放下,是千斤重,到有天,不再以加幣換成港紙的思考模式,那便成功了!

不要說為誰移民
要是你終日在想為誰誰誰,而不是為自己移民,我會勸你三思。我是被移民,父母常掛在口邊 “為左你地我地先移民”,所以當生活不順時更說得頻密。可知道給我有多大的壓力,簡直是咀咒一樣。

移民是個人及家庭,不要人云亦云,不是人人或家庭都合適。當你在想移民的時候,其實有更多人留下。你可能為遙遠的事情而擔憂去移民,而忘記近在咫尺的問題。最後很可能是遙遠的事情沒有發生,卻被近在的問題影響。

到是那一句,移民不是不好,只有合適不合適。

下一回會分享”大空家庭”的感受

純米酒 るみ子の酒 無濾過生酒

日本人喜歡限定,正所謂不時不食,季節限定是限定的基本。所以,清酒也必有夏天限定,那就是 “夏酒”。

炎炎夏天,清爽最要緊。這枝 “純米酒 るみ子の酒 無濾過生酒”,看看出身,精米步合60%純米酒,還要是無濃過生酒,旨味得以保留及發揮。以純米生酒的配搭,理應有點負擔,好像跟夏天的清爽不大配合?那就大錯特錯。佐賀縣女杜氏 (酒藏揸fit人) 豊本理惠,先用上山田錦打底,加上ひとごこち以輕身見稱的酒米,再上協會9號的早期吟釀母, 用看似大吟釀的基礎,卻以無濾過生酒出。我會形容是夏天凍飲用,清爽的辛口純米酒。這枝清酒雖說是清爽,卻保留純米酒的複雜度,以及悠長的餘韻。

建議配上較濃味的海鮮如海膽及三文魚籽,個人心水配是朱古力雪糕。

我喜歡這枝”純米酒 るみ子の酒 無濾過生酒”,有爆米的感覺,酒本身也是full body,卻能保持清爽感,還有可愛的包裝,引發童心,人也輕鬆一點。

酒造: 森喜酒造場
出產地: 伊賀
精米步合60%
酒精: 14度
日本酒度: +7
酒米: 三重產山田錦
酵母: 協會9號
杜氏: 豊本理惠

WSET Tasting Note
NOSE
Intensity – Medium+

PALATE
Sweetness: Off dry
Acidity- Medium
Umami – Medium+
Alcohol – Medium-
Body – Medium+
Flavour Intensity – Medium+
Finish – Medium+

獺祭 純米大吟釀 磨き二割三分

獺祭純米大吟釀 磨き二割三分

獺祭這個品牌是近年冒起的品牌,這枝純米大吟釀,亮點在於二割三分,精米步合23%,超過四分三的米被磨去,難度很高。

入口是非常順滑,口感非常舒服。芳醇及優雅的吟釀香,帶有蘋果、梨的果味,再有舒爽的木綿花。整支清酒感覺很平均,有口感但不會重口味或酒精味濃,非常清爽。在這個仲夏,天氣三十度下之選。

食物配搭不二之選是魚生,絕對能把魚生的鮮味帶出來。我的心水魚生選擇是拖羅、劍魚、肥美三文魚腩。這枝獺祭很適合宴客,特別是不大了解賓客對清酒的接受程度之時,用上一支四平八穩,又易入口的清酒,萬無一失。

酒造: 旭酒造
出產地: 山口縣岩國市
精米步合: 23%
酒精: 16度

WSET Tasting Note
NOSE
Intenstiy – Medium
優雅果香,Apple, Pear, Cotton Flower

PALATE
Sweetness: Off Dry
Acidity- Medium
Umami – Low
Alcohol – Medium
Body – Medium
Flavour Intensity – Medium
Finish – Medium

丹後王國 (生) 日本酒

地酒,地方出產的清酒,多是地區性的小酒造出品。產量不多,大多供附近民眾飲用。由於酒造小,又是作家常便飯飲用,不需講求釀造細節,價錢大眾化,大都是純米酒或本釀造。

這枝 “丹後王國 (生) 日本酒”是我到海之京都旅行時,在小商店購買,數百円。這枝酒只統稱為日本酒,連精米步合也沒有列明,但有使用釀造酒精,那即是連本釀造的70%也沒有。酒度15度,適中的度數,當真是家常便飯。

精米步合估計高,又使用釀造酒精,可以估計是”多快好省”的釀造。米被磨得少,卻使用酒造好適米,這是一支旨味濃的日本酒。還有味增、熟飯、乳略,口感重,餘韻悠長。總體是一支很raw,大喇喇的一支日本酒

家常便飯酒,配家常便飯便是最好,配日式火鍋也應該不錯。

酒造: 谷口酒造
出產地: 京都府与謝郡
酒度: 15度
精米步合: (沒有提供)

Noise
Intensity Medium
Seaweed, miso, cream cheese

Palate
Sweetness – Off Dry
Acidity – Medium
Umami – Medium+
Alcohol – Medium
Body – Medium+
Flavor Intensity – Medium+
Finish – Medium+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v4 preset

日高貝 純米大吟釀 助六初櫻

“日高貝 純米大吟釀 助六初櫻”是出產於宮城縣的夏酒,並使用宮城酵母釀製。宮城酵母的特質是優雅,以精米步合50%的釀造的純米大吟釀,優雅花香中帶清爽的口感。

作為夏酒,建議配上魚生或壽司類別的較清淡食物,帶出魚生的新鮮味。

酒造: 平孝酒造
出產地: 宮城県石巻市
精米步合: 50%
酒精: 16度以上,17度未滿
日本酒度: +3
酸度: 1.6

美田 山廃純米にごり

美田 山廃純米にごり

濁酒一向給我的感覺是偏甜,甚至帶酸,而偏偏我不大喜歡甜和酸。

這枝 “美田 山廃純米にごり”,使用山田錦作酒米,精米步合70%,並以山廢仕込。入口是少甜帶酸,以山廢仕込,乳酸味天然及濃郁。整體是扎實,酒身重,旨味濃,非常原始風味,再混入甜和酸,複雜度高。種種味道和感覺加起來,再不是濁酒給我錯覺,甜和酸。

濁酒終究是味道濃郁的清酒,建讓配濃味的食物。日式食物一般較清淡,而我認為廣東燒味,特別是燒鵝跟濁酒是絕配。我還想起了我的最愛,椒鹽系烈,特別是椒鹽魷魚。

酒造: 株式会社みいの寿
出產地: 福岡県三井郡
精米步合: 70%
酒度: 14-15度
日本酒度: -5
酸度: 2.7

WSET Tasting Note
PALATE
Sweetness: Sweet
Acidity- Medium+
Umami – High
Alcohol – Medium
Body – Full
Flavour Intensity – Medium+
Finish – Medium+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preset

五橋 FIVE(ファイブ) RED(レッド) 純米辛口

五橋 FIVE(ファイブ) RED(レッド) 純米辛口
標名是 “純米辛口”,這枝FIVE 純米辛口”又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酒。

與其說是辛口 (日本酒度為+12),我形容為 “有內涵的清酒”。旨味重,複雜度高,有起承較接。入口是清爽,慢慢感受到米香,乳酸卻有帶點甘的果香,重身酒,然收尾悠長。跟一般純米酒不同,FIVE在旨味中帶點優雅,略帶苦澀的果味。質地是順滑,口感重卻舒服。

飲用當晚,我配上炸雞,絕配!

酒造: 酒井酒造
山產地: 山口縣
精米步合: 60%
酒度: 15度
日本酒度: +12

WSET Tasting Note
PALATE
Sweetness – off dry
Acidity – Medium
Umami – High
Alcohol – Mediun
Body – Medium +
Flavour – Intensity medium+
Finish – medium +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