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州 – 後記

兩星期的澳州之旅完結,嚴格是15天,我並沒有把去程夜機和回程早機的日子計算。感覺是,盡!甚至是太盡。

我感覺行程有點過長,其實離開悉尼,看見大部份團友回香港的時候,我已經有點想家。但我心想,一場到澳洲,又遇上聖誕新年假期,當然盡到訪塔斯曼尼亞、悉尼及墨爾本。

塔斯曼尼亞
最難忘是campsite及cottage,不只是親親,甚至融合大自然。聖誕戶外野餐是難忘的一幕。

悉尼
大城市一個,本來沒有甚麼特別,卻遇上非當signature的除夕倒數及雪梨歌劇院,還有行橋,都是難得的經歷,是經歷贏了地方。

墨爾本

對Melbourne有點不公道,被安排在行程最好,確實很疲累。這個城市有氣質和個性,是值得慢慢細味。

難忘還有在悉尼和墨爾本的酷熱天氣,特別是悉尼,熱得人也遲鈍。

第一次到南半球,盡興!

墨爾本的酒莊和朱古力

承蒙旅友J的關係,寄居在其Uncle及Auntie的家,由車出車入吃渴玩樂。Uncle F是退休軍人,腰版筆直,做事認真及極有條理;Auntie Lin來自越南,一個極喜歡吃和有活力的女人。她見我早上要咖啡開眼,拿來上佳咖啡豆即磨給我提神,她弄的芝士餅,味道還在我的膠裡。

在澳州的最後一天,Uncle F帶我們到Balgownie Estate Vineyard & Winery。澳洲盛產葡萄酒,對我這個酒鬼來說,可以到酒莊,當真是興奮到不得。

澳洲的白酒配上新鮮的蠔,白酒的葡萄味映襯著蠔的鮮味,絕配!

Uncle F說,飲飽酒,吃飯午餐,要來一杯熱咖啡round up! 這杯咖啡,豆香奶香,完美round up這個酒莊午餐。

然後,我們被Yarra Valley Chocolaterie,這裡朱古力種類繁多,爽!

整個澳州行程,就在酒和朱古力下完結!

The Twelve Apostles十二門徒石

Great Ocean Road的終極最點,The Twelve Apostles,十二門徒石。

這天不但天朗氣清,更是天氣炎熱。在又焗又迫的旅遊巴擠了個多小時,這個signature景點給我的第一印象是,空氣。

門徒石是後世人的一點想像,我對各門徙石的想像是,每天䇄立汪洋大海中,經歷陰晴月缺,經歷風吹雨打,造就成這個模樣。

這個天氣奇景,儘管路途遙遠,是很值得到坊的地方。

Great Ocean Road

墨爾本有兩大必到勝地,其中一個便是Great Ocean Road。

曾在墨爾本居住的朋友說,Great Ocean Road道路崎嶇,加上在Melbourne朋友的Uncle及Auntie很好客,款待我們住宿又車出車入,所以在這裡並沒有租車自駕。沒有自駕,那便參加local tour。旅行團已一向不是我那杯茶,我萬料不到是參加唐人旅行團,自然聯想到在溫哥華時,唐人街那間”華僑之聲”。在加拿大,我拿起車匙便起行,那會參加唐人旅行團,那真是個”新”體驗。

旅行團第一站下車,當然是Great Ocean Road的入口。—1月初的澳州是盛夏,據說今日最高氣溫為40C,幸好海邊有風,還可說是涼快。

水清沙幼,不過旅人太多,又要趕上旅遊巴,掃了一點雅興。

Brighton Beach

話說我除了對墨爾本零認識外,出發前也沒有做過功課,所以當旅友J舅母把我們帶到Brighton Beach時,我是有眼不識泰山。我認得這個海灘,是因為我看到我好友V前陣子回Melbourne (他是從墨爾本回流香港),曾在Instagram放上這裡的相片。原來,這個Brighton Beach是這麼出名。

這個海灘之所以出名,應該跟這裡的彩虹小屋有莫大關係。這裡的小屋色彩燦爛,每間大小大致相同的小屋,都有獨特的設計,放在一起並沒有遺和感。

海風很大,把墨爾本的高溫吹散,頗舒服。

St. Paul’s Cathedral Gravity

既然墨爾本的Gravity這麼漂亮,當然要多參觀多看。

St. Paul’s Cathedral附近的一條小巷內,有一堆非常像真的gravity,目不暇給。

這個墨爾本半天遊,開始感到這城市的氣質,連建築物都有其風格,跟悉尼完全不同。

墨爾本唐人街

都說我喜歡唐人街,所以也來到墨爾本唐人街。

這裡有唐人街signature之一牌坊。這個唐人街非常新淨和整潔,地方也不大,跟其他唐人街很不一樣。

好,又多一個唐人街系列!

墨爾本第一站 – Fitzroy

對我這個從未到澳州,又對澳州不甚認識的遊客來說,總會感到悉尼是第一城市,墨爾本是老二。老大悉尼除了數個經典景點和活動,就是一個大城市,我找不到特點。但老二墨爾本就不同,有點排行第二的氣質,那就是—份任性。

由一班人的旅行,變為兩個人的行程,旅友J都把墨爾本的行程安排好。今次感謝J的舅父一家及Uncle F兩夫妻的款徒。

舅母到墨爾本機場接機,第一站是醫肚,便帶我們到Fitzroy。對Melbourne的第一印象,是那英國老城市的風程,色彩斑斕的建築物是我那杯茶。最吸睛暴牆上的gravity,嘩,栩栩如生,非常漂亮!

Sydney Harbour Bridge

離開悉尼前,在2019年第一天,我們再作另一Signature活動,步行悉尼港灣大橋,Sydney Harbour Bridge。

我們先到橋底作準備。安全起見,我們要穿著大會指定衣服,衣服上有很多扣,用作行橋之用。因為行橋的時候,有繩子把身上的衣服,扣到橋上的手柄。不可帶任何物品上橋,包括電話和相機。

我們一行六人做一組,有領隊帶我們行橋。因為繩子跟橋邊的手柄緊扣,我們是要跟隨大隊行指定路線。再者,亦沒有其他路可行。

我們上橋時正值下午,太陽很猛烈,氣溫高達三十幾度,而大會的衣服有點厚,當上橋時真是滿身汗水。但行橋的時候,因為位置較高,風較大,那便涼快一點。

終於是 ”我在橋上看風景”,居高臨下看雪梨歌劇院,及前一晚倒數的Botanic Garden,又有不同感受。雖然不能拍照,但那畫面還在我腦裡。我們前面的小隊,有男仕向女朋友求婚,選址這裡求婚,挺不錯和浪漫。

四日悉尼之旅完結。悉尼這個城市未必很特別,但除夕倒數和行橋,卻是個畢生難忘的經歷。還有雪梨歌劇院,美不美已不重要,經典就是經典。

悉尼後,其他旅友便回香港,而我跟旅友J,則繼續上路到澳州行程最後一站,墨爾本!

這個時候,我已有點想家了!

Countdown @ Syndey

悉尼的除夕倒數,因為是地球上差不多走得最快最早的地方,所以跟雪梨歌劇院同樣聞名於世。

既然在年尾時間到訪悉尼,多遊客活動,也會把悉尼倒數放立行程中。因為免得在旅途中浪費時間排隊,旅友早已上網訂門票。門票除了是入場費,也包膳食。膳食的安排很不錯,有沙津,有烤雞為主菜,配上一此crackers作小吃。更附上門票,用作中場換取Pie及雪糕。

雖說買了入場券,但還是想找得最好位置倒數。所以約黃昏六時便入場,我們早已帶備膠墊席地而坐。距離倒數的這五個小時裡,場內也有小舞池供大家娛樂,中場也有些小型煙花匯演。而我們都是坐不來,談談天。

晚上七點多,天突然下雨,還非常大兩。我們手上並沒有兩遮,都只是隨手拿車西來當傘子。我的風褸外衣雖說是防水,但這麼大雨也未能完全防水。不要說鞋子,早已全鞋全襪濕透。下兩天,天氣也轉涼 (已熱了數天)。可是,老遠走到來悉尼,真不想在這時刻再道回府回酒店。天有不測之風雲,我們只能耐心等待。幸好晚上十點已停雨,但落雨那兩小時的狼狽,確實難纏和難忘。

終於來到到數一刻!終於能身歷其境!這一刻,內心發熱,一起叫Ten, Nine, Eight, Three, Two, ONE, Happy New Year! 然後煙花四起,非常漂亮,非常滾動。人生難忘的一幕,又加入了悉尼倒數這一幕。

踏入2019年,也繼續放煙花,浩浩蕩蕩踏入新的一年。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