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在途上

數碼廣告人,以文字及圖片,記錄人生途上所見所想。Facebook: paulayangpage, Instagram: paulayang

分類

北美州

溫哥華 – 不是"去"而是"返"

世界上除了香港,還有一個地方,我會說"返"而不會說"去",那就是溫哥華!我的第二故鄉!

位於加拿大西岸,同屬一個太平洋,溫哥華的陽光不比加州差。每到夏天,我總掛念溫哥華的夏天!藍天白雲,陽光充沛,炎熱但不焗促,走到樹蔭下便自然會涼快。

食,絕對是溫哥華的優勢!一個移民城市,港式餐廳是港人主理、日本料理是日本人做,越南餐廳是越南人弄、台灣食品是台北來,全部都手法正宗。在溫哥華要找"抄雜碎"的餐廳是極度困難。

加拿大人簡單和友善,沒有美國人的自大,喜歡跟途人傾談。

接近八年沒有返回溫哥華,是時候計劃一下!

廣告

獨愛三藩市

2013年7月7日 ·

sanfran

我不大喜歡美國,卻獨愛三藩市!
幼稚園時候,第一次認識"外國"是三藩市,電視劇"強人"在那裡取景,小小年紀卻對金門橋有很深刻印象。然後是"雙城故事",愛剎這部電影,和裡面呈獻的三藩市氣質。2000年另一套電影"一見鍾情"令我更愛三藩市,後來因為Silcon Valley,三藩市是先進和IT的象徵。種種原因,三藩市是我其中一個dream旅遊地方。
2009年夢想實現,現實的三藩市令我更愛這個西岸城市。這裡有美食、靚酒和美景,還有好朋友在當地。聽說美國將給予特區護照免簽証,要是成事,位於加州的三藩市、洛彬機和拉斯維家斯很值得旅遊。
註: 那次到三藩市旅行,是工作上最壓力爆煲的時候。那次旅程,令我能放鬆一下,是個難忘的旅程。

@Alaska

I am now sitting at the Barnes & Noble locates at Anchorage of Alsaka. This is my first internet access upon the arrival of North America. Weather in Alsaka is bad, light rain, no sunshine and colder than expectation. The nature scenes here are still beautiful in the light raing day.
Stayed at Vancouver for 3 days prior to Alaska and will be back on Thursday. Well, Vancouver is about 70% the same as before, except double Chinese Population, resturants and malls, more cars and more peoples, taller buildings.. plus….. more expensive spending and very high Canadian Currienies. I visited some of the old places in Vancouver, esp. “Soji".. the best Japanese Restaurants in the City.
Ooo, will be bridemates this Sat and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objective of this trip!
4th Oct 2006

Day 12 – 再見了!假期

745-CX839.jpg
回香港了!心情矛盾,也許留在溫哥華的時間過長,開始掛念香港。但另一方面又捨不得溫哥胡華及這個假期,又不想回港。但我總要面對現實吧!
很早便起床,先到唐人街替老媽買加拿大臘腸,老媽也許是情意結關係,總愛加拿大臘場,為免帶來一屋臘腸味,我留待最後一天才購買。買過臘腸,便到Burger King吃一個早餐,再回到金出阿手家中收捨行李。時間還尚餘個多小時,我便到列冶文 Automall走走,因為從前很喜歡在這裡試新車,然後又到Richmond Centre最後衝刺。
我把車子駛到機場,還過車子,check過in,我又離開溫哥華,結束這個兩星期的假期。上飛機前,看到有蘋果日報呀!連不大想想起的東方日報也有呀!那未我便左一份蘋果,右一份東方,這就是國泰航空的好處,總帶給我一份親切感。航班上播放我想收看的"Devil wears prada"。而這個航班,有半數乘客都是印度人,客機又滿座。幸好我找來熒幕前的位子,雙腳又多點空間伸展,不然那13多小時的行程便十分難捱。
“航機已著陸香港國際機場,歡迎居港旅客返抵本港…",隨著空姐的廣播,我正式回到了香港,回到了現實!假期,再見了!
31st Oct 2006

Day 11 – 隨心而行

這個旅程已經去到尾聲了!完成金山阿毛的婚禮後,無可否認是鬆了一大口氣。其實當伴娘也好,當姊妹也好,於我來說並不是輕鬆的事,要早起,要幸苦都不是個課題,而是整件事都有壓力的。因為每個新娘都希望自己的婚禮能盡善盡美,而自己的角色是要配合,心怕因自己有差池而令婚禮有錯誤,帶來一個污點就不好。
原本這天想到Victoria一遊,但只有我一個人,來回船費要港幣七百元,加上又不是旅遊季節,沒有甚麼好看,那麼我便留在溫哥華。一覺醒來,先帶Adeline到列冶文吃一個她心儀已久的西多士,然後便送她到機場。雖然跟Adeline相識只數天,但都頗為談得來,有兩天結伴同造、加鳪一天共同努力,相處都是很愉快。送機後,天色還是有點陰暗,我突然想起要買AA電芯,便到Marine Drive的Superstore。老媽最喜歡到這一間Superstore購物,也被她評為全球最佳超級市場,比吉之島評分要高。離開Superstore,太陽伯伯終於出來了,我先順路到我另一母校-King Edward College走走,然後便到西溫哥華一行。西溫風光如晝,加上天色好,謀殺我不少"Compact Flash" card。西溫後,我又到訪北溫的Glouse Mountain,又意外地發現風光如晝的Clevelad Dam。這個Dam真是美不勝收,真不相信自己眼睛,相片出來效果更是上佳。基本在溫哥華拍的照片,大部份沒有使用過photoshoop的。離開西溫,我踏上No.1 Highway到訪burnabay。先到Burnabay Park一走,在這類可以遠眺溫哥華美境。年少時,很喜歡在深夜跟老友在這裡吹吹風,談談心。遊畢Burnabay,已接近黃昏,才驚覺自己尚未吃午餐,便到Metrotown的Foodcount吃東西,選來有北美兩大最愛Junk Food,Orange Julis的橙汁及New Fries的Pountine Fries。原計劃於Metrotown shopping,誰知廣播傳來,商場將於15分鐘後關門。天呀!記不起今天是Thanksgiving假期,商場於假期是關六時正。在離開商場之際,我遇上了老爸的一個舊伙計-霞姐!好久不見,那看來還是這樣年青呢!
正當無所事事,時間又尚早,不知去那裡的時候,金山阿毛致電來,那便立刻飛車到列冶文吃晚飯了。晚飯過後,我先收捨行李,然後於凌晨時份送金山阿毛到機場,因為他們坐半夜飛機回香港。
30th Oct 2006

Day 10 – The Wedding

603-Brock House.jpg
終於來到了10月7日!這是整個行程的主旨,沒有這個婚禮,相信沒有這次行程。
早上五時我便起麼化裝了!那個台灣化裝師手勢不錯,這個化裝很自然。從前曾替小姨當伴娘,那個化裝大紅大綠,十分嚇人。化畢裝,set好頭還只是5:30am,但又不能再睡覺,我只好吃吃早餐。新朗準時8:15am來接新娘,氣氛不算很熱鬧,因為人不多。倒是那個遊戲頗有創意。由於加拿大是多元文化之國家,新郎、伴郎及兄弟要把"百年好合"等翻釋做中文又或是加拿大另一官方語言-法文。那當然不會釋作法文,新郎可以付錢買錦囊,包括通勝、快釋通及打電話問朋友。雖然氣氛不十分熱鬧,但新郎倒十分用心去想。接過新郎,行個大運便到男家,一輪官方動作後,便出發到教堂。從來教堂的婚禮都較為動人。婚禮過後是一個午宴,那個位於西區的Brock House環境很優美。午宴後,一對新人留下拍拍照。難得在晚飯前有個多小時的空檔,我便跟Adeline到老麥吃一個下午茶,因為整日行程都已安排好,只有在這個多小時可以有自己時間呢。晚上,由男家在列冶文新萃華宴客,只有男、女雙方家長,伴郎、Adeline及我。由是另一個官方活動,早預算會沒趣了。
乘了12多小時飛機,看著認識了16多年的朋友出嫁,縱然早上五時起床,整天拿著那件婚紗,要好好保管新娘的名貴手飾,分發酬勞到各單位,提點攝影師多拍幾張照片,整天忙得不懂肚餓,不會眼訓,但見好友出嫁,內心還是很興奮很快樂!這絕對是戰勝疲倦的最大武器!
(由於整天要當"阿四",根本沒有時間拍照,照片要待金山阿毛了!)
30th Oct 2006

Day 9 – 中秋節好快樂

這是愉快的一天!
今天是中秋節。大抵人離香賤,溫哥華的中國人及中文傳媒都在說中秋節,節日氣氛比香港要濃。睡了一個甜覺,今天我決定溫哥華一天遊。Adeline從Edmonton來,就讓我這個"東道主"帶她遊溫哥華了!
作為遊客,先出發到溫哥華的第一名勝,呆橋,Capilano Supension Bridge。說實話,我只在移民抵步的頭三天遊個一次溫哥華名勝,往後從沒有拜訪過。同樣地身處在香港,我也未到達過天壇大佛一樣。Capliano Bridge位於北溫哥華,而大部份名勝都位交北溫哥華。這個遊客勝地慶幸多年來未受中國移民污染,尚保留著加拿大特色。本想順道拜訪Frank在北溫哥華開設的Coffee Shop,只是我跟Adeline要出席另一官方活動,"修甲",唯有打道回府。修甲後,我跟Adeline光顧了金山阿毛大力推介的另一間日本料理,食物很不錯,但我還是愛Shoji多一點。
吃個飽後,Adeline送上一杯Starbucks的Tall Mocha。今天天氣帶著秋意的涼快及乾爽,陽光普照,我特別把車上的Sun Roof帶開,讓這個美麗的陽光從一片片尚未變黃的楓葉中傳過來。車外有溫哥華美境,車內有新鮮Mocha,身邊有一個談得來的新相識朋友,內心有一個極愉快的心情。所以呢,這類架駛式的旅行,從來都是我最喜歡的模式。
因為處於西區,我便先到UBC兜一兜風,然後到西4街閒逛。這兩個地方的人和事,總令人感到舒暢和relax的!然後我們便到Downtown的Robson Street。(幸運地找到一個又平又便利的車位呢!)。Robson街可以說是溫哥華最繁乘的街道,商店林林種種都有。我們兩個還來了一個Mondo Gelato雪糕。我從前很喜歡到Robson逛,因為它很熱鬧,令我們一班年青人有種返到彌敦道的感覺。我第一次品嘗Starbucks Coffee都是在Robson街,而這間Starbucks還留在原地。中秋節晚上,細心的auntie特別為我們安排飯局,就是到列冶文金如意吃晚飯。雖然往列冶文的Oak 橋在塞車,但無損我的愉快心情。
吃過晚飯,就是金山阿毛"上頭"的時間。從來沒有遇上"上頭"的時間,感覺很特別。
這是一個很愉快,很舒暢的中秋節。我想,這就是真正的假期心情!除了那天在阿拉斯加行Glacier,這天也是另一個難忘愉快的一天。這個中秋節,相信永遠忘不了。
30th Oct 2006

Day 8 – 回憶、回味

我乘坐深夜一時半的飛機離開了阿拉斯加,凌晨四時多又到達討厭的西雅圖機場,幸好這次沒有任何航班延誤,我還比原定時間早了半小時返抵溫哥華。經過上次教訓,在機場租車,要無故多付17.24%的機場稅,今次還是金山阿毛先來接機,然後載我到列冶文Avis取車。闊別溫哥華數天,我們兩人又再來一杯奶茶。只是大家離港日子越久,越掛念大家樂的奶茶。
金山阿毛要忙於籌備兩天後的婚禮,取過車子後,我便自己架著車子閒逛。縱使因為通宵飛機航程,我沒有睡過覺,但精神還是出奇地好。但由於要在下午五點拆達教堂作婚禮採排,我沒有太多時間走動,便先遊遊列冶文。
列冶文跟我從前居住的溫哥華其實屬於兩個地區,道路牌的顏色都不一樣,約需20分鐘車程。九十年初,即是我移民的時候,列冶文才被開發。最初只有香港仔中心一帶的Hazelbrigde Road及第三路有數個華人商場,但由於是新落城,又有港式戲院、酒樓、保齡球場、茶餐廳、桌球室等等,故備受我們這一班新移民歡迎。深信跟我年紀差不多的香港移民,都在列冶文渡過不少青春歲月,特別是香港仔中心,週未陪伴父母在新尖東酒定飲茶,然後晚上在新寶戲院看過九點半,最後又來個"look link"或"篤波"。
列冶交發展很快,這次回來,只需十數年,整條第三路已面目全非,我差點不能認路。最可惜是香港仔中心也重建了,沒有了戲院、link場。雖然有點可情,但近年溫哥華地產興旺,拆卸重建故然可賺取更多金錢。而且我們那代移民,大部份已離開了溫哥華,留下來的老人家,又或是從中國大陸來的新移民,文化不同,又不會去"loon link",重建是必然。離開香港仔中心,我又到了Richmond Centre,這是列冶文最大的購物商場。
離開了列冶文,時間尚早,我便回到從前位於50街及Victoria Drive的舊居。舊居還沒有改變,保養還不錯。舊居一帶轉變不也帶,除了拍照,我也停下來,想想從前住在這裡的日子。我記起那個冬天,我跟老媽及小弟努力地"剷雪";又想起那個天朗氣清的夏天,我跟金山阿毛、Joseph及Andy在花園剷草及洗車!離開舊居,我又回到母校Killarnary Secondary School,我在這學校只讀了十個月,學習不了很多東西,卻認識到一班好朋友。跟著有點肚餓,我便到了Oakridge Mall找東西吃,哈哈,吃了我心愛的New York Fries呀!
此行的最重要任務是當伴娘,五時半何抵達教堂作採排,主要熟習一下環境,排一排出場次序。然後跟金山阿毛家人及"未來"奶奶、伴朗吃了一個晚餐,氣氛頗為沉悶,但這是官方飯局嘛。這天我也認識了婚禮的唯一姊妹- Adeline!
晚飯後,相約了我唯一留在溫哥華的朋友 – Frank。已有八年多沒見面,他肥了兩個圈,但傾談下來,說話語氣等等,大家都跟從前沒有多大分別,畢竟是相識及16年多的老友嗎
30th Oct 2006

Day 7 – National Geographic

這天是最後一天在阿拉斯加,亦是最重要的一天。我們離開Anchorage,駕兩個半小時車到另一城市 – Seward。據說在這裡可見到Glacier,所以跟唯一朋友及西西帶著三顆興奮的心情出發。雖然天色還是灰灰暗暗,但明顯已被前兩天好。據屋主Sharon說,整個夏天也不多見太陽。我們的車子準時抵達Seward,我們先來參觀一下水族館,展覽的都是阿拉斯加海產。吃過午飯後,我們便往Glacier出發。前往Glacier,雖要行經一條山路,雖然天寒地凍,路面又帶點濕滑,但路還是好走。真佩服唯一朋友,挺著九個月的大肚子還健步如飛,比我還要敏捷。由於是臨時拉扶,我們並沒有參加任何觀光團,加上越近Glacier,路便越難行。最後,我們並沒有親身撫摸到Glacier,但能近距離接觸,都已經興奮不已。加上途中風景很特別,尤如置身National Geographical的節目般,我實在忍不住多按快門。人在大自然,頓覺舒暢,何況我身處是個大山谷及如此靠近冰川,那般心矌神怡絕非筆墨所形容。又因為已行了一段路,便不再感到寒冷,這樣的良辰美景,確實十分難忘。
我乘坐半夜機離開阿拉斯加,那便結束三天的行程。在機場跟唯一朋友及西西道別的時候,是有一點不捨的
15th Oct 2006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