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1KG的Notebook

話說去年七月,業務用的電腦突然打柴,需要緊急購買電腦。向來是Fujitsu Notebook用家,所以即到門市採購

左揀右揀,最後揀左部較貴,但重量唔夠1KG的電腦。向來Notebook都只是放在辦公卓上,基本上唔多郁,重d都無所謂,但個下,個腦不停同自己講,’要揀部輕的’

結果,不論社會運動好,疫情好,過去一年辦公室設置在Co-work space也好,這一年office的經歷,office的定義不再是地方,攜著這部Notebook那裡都是office。

這一年,攜著它來來回回,走過工作生涯中最艱難的日子。

PS. 輕是重點,連家用電腦都是Fujitsu,連火牛插頭都相同,唔使拎電制慳返唔少力

太空家庭

太空家庭,指父母其中一方 (多是爸爸)留在香港工作,以賺取金錢,為著移民後可以盡量維持良好生活水平,而另一方(多是媽媽)跟子女移民及陪讀書。爸爸會盡量抽空飛到彼岸團聚,那便可以又找錢、又移民。我跟家人移民到加拿大的時候,選溫哥華沒有別的原因,只因她跟香港最近,機程最短,方便爸爸做太空人,加港兩邊走。

事情那有這樣理想?針其實可以兩頭利嘛?

  1. 通訊科技取替不了接觸

雖說現代通訊科技比我那年頭先進得多,但有些核心事情,跟科技沒有關係。回想疫情最嚴峻的時候,大家都留在家裡,跟朋友Whatsapp或Zoom得頻密,但疫情後,大家還是相約出來見面,何解?通訊科技取代不了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流行hashtag #朋友還是要見,那何況是最親密的家人和伴侶。

2. 相處和共同經歷

聽過無數次,”我最多飛得密D羅”。可以飛多密? 一個月一次,每次一星期?那還有三星期不是在一起。人與人之間是需要相處,製造共同經歷,再經磨合及溝通。子女年紀大一點有十來歲,對爸爸已有一定印象那還好,但年幼子女,記憶不多,生疏是很自然。Facetime取代不了爸爸帶自己上麥當勞,正如很多離婚子女會告訴你,一星期都會見爸爸一次,但還是跟媽媽親密一點。

3.陌生感

這是媽媽後來告訴我,整個太空家庭旅程中,最恐懼、最害怕的一部份。媽說,最初捨不得爸爸離開香港返溫哥華,後來慢慢變成感到爸爸來溫哥華,打擾了好原來的生活。而最害怕的是,媽媽對著爸爸,有著一份很大,從來也沒有的陌生感,完全想像不到一個結婚20年的丈夫,會感到這樣的陌生。媽媽說,她越喜歡溫哥華,越適應生活,活得越自在,陌生感越大。她說這個陌生感,給她巨大的恐懼。我媽媽在溫哥華變得獨立,可以自己駕車出入,英文又能應付溝通,跟我在香港認識的”阿太”很不同,也許這份陌生感,爸爸也有。

這個陌生感又返回第二點,相處和共同經歷。畢竟,彼此生活在很不同的地方

4.不平衡

其實我是感受到媽媽的恐懼,及由恐懼產生的不開心,因為直接影響我們三口之家 (媽媽、弟弟和我)。她總是莫明奇妙的不高興,情緒起伏很大,我跟弟弟年輕,不懂面對,便終日大吵大鬧。正值反叛期的弟弟,沒有爸爸那方的引導,只有媽媽的吵鬧,索性逃學,早出晚歸。媽媽的朋友們又是太空家庭,(題外話,我當時感到是怨婦俱樂部,auntie們的怨氣可不少),不平衡遇上多個不平衡便更加不平衡。我得天天活在吵鬧的家,明明我的家在香港的時候不是這樣!年輕的我不懂解決和應對,最後連大學也不讀,放棄已交學費的BCIT,執包袱回香港,那是逃避!

回到香港,我看到只有爸爸跟我這一面的太空家庭。在溫哥華看到媽媽的恐懼,在香港見到的爸爸是孤單。儘管他有很多朋友,當中很多都是太空人,但這個”太空協會”會員也不見得快樂。

5. 孩子的壓力

我是太空家庭的孩子,多年來只要爸媽有些微不高興,聽到的是 “為左你地先移民,依家搞成咁咁咁”。其實,每次聽到我是很不安樂,很大壓力,有問題就算到我跟弟弟的頭上,但我兩姐弟也是 “被移民”,在這個課題是沒有選擇權。明自父母出發點是我們,但我們也同樣面對新生活的困難,也有自己的煩惱。孩子有孩子的命運,最後我跟弟弟並沒有行在爸媽鋪給我們的路上,並不是我們不想走,而是我們總走不到。

我看著很多太空家庭的離散,甚至離散比團圓多。我的家都散了一半,只是當下決家全家回到香港,散散的家尚可補合,但不是每個家庭這樣幸運。爸爸在香港繼續做生意,我們三口在溫哥華生活是寬裕。但賽後檢討,靚屋靚車取代不了一個溫暖的家,以和爸媽的恩愛。我寧可共同進退,再不做太空家庭。

要是曾經歷太空家庭,又或是曾移民(最好是夫婦雙方),對這類生活有一定認知,還可嘗試一下太空生活。又或是工作上可以協調到Work from home,在外地也可以工作,只是以出差形回香港。(這個90年代是沒有的)。要是從未移過民,工作又不能調到海外,定必要三思。。

為遙遠的事情,犧牲了一個自己身處的家,值得嘛? 金錢是個補救不了一個已破碎的家庭。

移民

今日是我移民30週年紀念,而剛好移民這個話題是近日大熱。

要說移民的故事、辛酸史、歷程,相信可以出書。當年的經歷跟今日的環境不盡相同,但反而有些想法想分享一下。先簡歷一下,我是1990年”被”移民到加拿大溫哥華,選溫哥華是因為方便做太空人的爸爸加港兩邊走。在此之前的三年,我只到過多倫多三天,對加拿大印象只有… CN Tower。

移民不是旅行
千千萬萬要記著,”移民不是旅行”、 ”移民不是旅行”、”移民不是旅行”(重要事情要說三次)。旅行是放假,行程是觀光、飲食和探親,那管行程長達一個月和多個月,心態是旅行就是旅行

移民包括一堆現實的問題,在就業,金錢和適應這已是後話,基本生活如考車牌,駕車,買東西、水電媒上網看電視,不要看成小事,一堆小事加起來就是大事。這些問題,旅行不會遇上。

我旅行時的多倫多,跟後來要生活的溫哥華是完全不同

首要是融入
“不要把香港那套搬過去”、 “不要把香港那套搬過去”、“不要把香港那套搬過去” (重要事情要說三次)。要是把香港搬過去,那為甚麼要移民?移民第一戒條就是 “融入”,要有融入,才能在新地方走更長、更遠和更深的路。也不要第一樣就想 “當地有那樣福利”,而是想自己有那樣貢獻,即使是微細。
看看自己不喜歡香港的新移民那樣東西,就別重蹈別人覆轍

放下是最大課題
在香港,閒時到商場shopping,隨時可以外出吃飯,週末來個high tea,長假期即飛到日本甚至歐州旅行,家務有外傭處理。外國生活不是富與貧的問題,只是生活模式不同,悠閒坐在草地上半天悠然自得,人工貴甚麼也是DIY,旅行時覺得Enjoy的東西,變成生活可能變成負擔又或感到無聊。要真心去欣賞生活上的變化,那就要放得下,放下在香港的生活模式,不要比較事事跟香港做比較,生活節奏慢效率自然低。

放得下,自然能融入,放下,是千斤重,到有天,不再以加幣換成港紙的思考模式,那便成功了!

不要說為誰移民
要是你終日在想為誰誰誰,而不是為自己移民,我會勸你三思。我是被移民,父母常掛在口邊 “為左你地我地先移民”,所以當生活不順時更說得頻密。可知道給我有多大的壓力,簡直是咀咒一樣。

移民是個人及家庭,不要人云亦云,不是人人或家庭都合適。當你在想移民的時候,其實有更多人留下。你可能為遙遠的事情而擔憂去移民,而忘記近在咫尺的問題。最後很可能是遙遠的事情沒有發生,卻被近在的問題影響。

到是那一句,移民不是不好,只有合適不合適。

下一回會分享”大空家庭”的感受

太古坊

一個曾多麼熟悉的地方

年輕時在Oxford House追夢做科網。科網爆破夢醒,拿著散水支票及reference letter離開PCCW Tower,偶然經過那條電梯,我仍想起電梯上那個傍徨的我

然後,打拼了11年再重回此地,角色已不一樣,豐富了的人生經歷,改變了處事手法,心態和性格還是仍舊。

再見了!Esprit

初中時常聽到"興發街Esprit",如神一般,但只聞樓梯嚮,我未曾到訪過。到大學時,衫褲是九成是Esprit,見工套裝、優閒服都是Esprit

第一份工第一次升職第一個項目,負責"渣打銀行Esprit信用卡"廣告媒體策劃,我期期在Amoeba雜誌落廣告,還要是inside front cover double page spread,我記得廣告費一期超過四萬元

中環有間Esprit,長期做特賣場,實左不明白為何皇后大道中黃金地段會賣月下貨

市場不相就,還是管理不善?

再見了,Esprit!

又一個十年車牌

又一個十年

1990年有車牌,十來歲有車牌,早期駕車確實好勝,被爬頭不服氣,超速是等閒,新車落地不足三個月已碰撞,很多壞習慣到今天還是改不了。好處是,年紀輕,不懂驚,駕駛亦印在腦裡。嘗過五、六年沒有觸碰過軑盤,原以為早已把駕駛忘掉,但坐上司機位便自動自覺。多得自駕遊,雖然學左軑車,現左右軑亦能勞駕

駕駛,帶我去更遠更深的地方。當年學車是生活必需,現在是生活探索

#driving #license

車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2x年前的今天,我考獲了車牌。
(能記起,因為日子的月日跟我生日剛好對調)

一個車牌、一架汽車,行了更遠、更多的路;見識更遠、更廣。駕車沒有理論,只有實踐,踏上油門,扭上軑盤,在各倒後鏡、側鏡間,駛出自己的航道,製造自己的回憶和經驗。

攝於日本青森縣八甲田山,第N次自駕遊

第800篇

相片 31-8-2017 00 05 00.jpg

謝謝閱讀!你現在閱讀的,是"在途上"的第802篇文章!由2005年8月開始,剛好12年。

相信喜歡表達,喜歡寫作是上天給我的恩賜。小學時代已很喜歡"作文",中文作文常常拿到高分數,小學五年級第一次投稿"公教報",兼且被刊登。文章主題老早忘記,但那份鼓勵至今仍然存在。

早於2000年10月已開始在網上寫文章,那時候尚未有Blog,我便用Dreamweaver自己做網站,並註冊域名(Domain)及hosting。因為家裡存有很多舊東西,所以我用筆名開設了一個寫80年代網站,在討論區自己做seeding,五年下來竟然累積了一班讀者。2005年,我忘記了為域名續期,過期第二天已被人註冊,並以美金五千大洋出售。我一怒之下,立即以己名字登記paulayang.com,用自己真名字重新出發。不再寫80年代,改為,"我想寫甚麼便寫甚麼"的Blog

paulayang.com先在Sina Blog開始,然後是台灣的無名小站,再轉到Tumblr,數年前轉到Wordpress至今。新浪、奇摩或是Wordpress都是平台,"我想寫甚麼便寫甚麼"是宗旨。畢業後放棄做copywriter,就是要讓自己"想寫甚麼便寫甚麼",不用寫T&C,不用被客戶改文案。

我做到了,擁有一個個人網站。內裡文章有like,有人喜歡,是最大的獎勵。但我不會為獎勵而寫,也不用為生活而寫。

人不用想太多,想做便做。當年的一股作氣,造就這800篇文章,一個寶貴的成長印記。

後記: 數年前,那個過期域名終於被放回大海,我立即重新註冊。因為是寫舊東西,文章並沒有過時,並有良好的backup,正在想是否讓這個網站重出江湖。

天涯孤客

成長在80、90年代的廣東歌和港產片的黃金年代,對歌曲和影畫當然非熟悉。

但說到出生的70年代,這麼遠、又那麼近。由於年紀小,記憶的東西不多,但當70年代的產物出現時,又會有一份似曾相識的感覺。

“天涯孤客"就是其中一個零碎片段。能記起旋律,女聲部份更能哼上半句,記憶中還有舞步。我是很多年後才知道歌名,爸媽說我小時候,能唱"月亮光光、月亮光光"。

“天涯孤客"1975年出品,由鄭少秋、珍珍、佩佩主唱。Youtube上的片段已是80年代版本。改編自日本歌"子連れ狼",原唱橋幸夫和一班小孩子,廣東版小孩部份換上女聲。

廣東歌在70年代由許冠傑掀起熱潮,Sam Hui是樂隊出身,又是香港大學心理學系畢業生,由他主理的廣東歌跟60年代的粵語長片或廟街式截然不同。有別於80年代的Disco Beat,70年代的廣東歌,有一派是仍中國小調味,另一派則是日本改編曲風,但兩者風格都比80、90年代清新。

70年代為日後的黃金年代,奠下重要的里程碑。

請follow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aulayangpage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paulayang

人走茶涼

人走茶涼,這是個不變的定律。因為花無百日紅,人也不會永遠站在火線。但總有些方法,令茶冷卻得慢一點,茶溫也未至於冰冷
1. 自我陶醉

當位高權重,又或是身處的位置會給予別人"利益",如可以給予生意給別人,那是高危的人走茶涼位置。當身處這個位置,要時刻保持清醒,並提醒自己,很多"溫馨"場面,很可能是假象,並不是出於真心。要記住,跟利益掛勾的溫馨,會隨利益一起流逝

2. 吸引力法則

當喜歡或享受被奉承的感覺,根據吸引力法則,你很容易吸引一些以假面孔和奉承而達到某些目的人,而同時你也不自覺把一些真心真意的人趕走。因為你釋放的吸引力,只能吸引假意,未能迷倒到真心

3. 有風駛盡艃

很多人在當權的時候,都不可一世,面見可憎,有風駛盡艃。不要看少人類記仇的能力,那怕只是一句說話,留言自己言行,和往人接物的態度,時刻保持謙虛心態

4. 莫欺少年窮

今日只是未破繭而出,可是,青春是一個很大的本錢,年青人就是有時間踏上青雲路。不要看不起別人,今日是小職員,轉個頭已日理萬基。人在初踏出社會之時,特別容易記恩和記仇,會囚囚記著記著別人的恩,也很難忘記冷言冷語

#在人生途上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