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在途上

數碼廣告人,以文字及圖片,記錄人生途上所見所想。Facebook: paulayangpage, Instagram: paulayang

分類

雜想

十年日本旅遊總結

第一次到日本旅行是10歲,典型的農歷新年本州八天團,走馬看花,但80年代初的日本,跟香港相距非常大,非常大城市風範。即使只有9歲,印象也非常深刻!大學及初出矛蘆之時,也到過好幾次日本,都是那些醉生夢死的東瀛遊,爆買!

第一次以觀光主為的自由行,是2006年的聖誕北海道遊。這近十年的時間,走遍日本多個地方,作了多個深度遊,到過很多冷門的旅遊地方。

感謝每個行程跟我同行的好朋友,行程策劃及相伴,讓每個旅程成為難忘回憶。以一個Video總結一下這十年遊歷過的地方。

請即like"在途上"的Facebook及Instagam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paulayangpage
Instagram ID: paulayang

廣告

Locker的迷思

locker.jpg

Locker的迷思? 大駅有幾百個locker, 小駅也有幾十個,兼且是常滿的。究竟locker內擺放了那些東西? 為甚麼要放在locker呢?

在途上的安靜

IMG_7356.JPG

日本人的鐵路上總是很安靜,只有路軌聲,乘客都安安份份地做好自己,就是保抹安靜。我很欣賞日本人的律己,但律己有時會變成過份克制。所以,縱然我多麼喜愛日本,我還是喜歡做香港人那份無拘無束。

J.S. Pancake Cafe

在日本,最美味的必定是小鋪,越少越好,家庭式經營更好。例外的,是由潮服品牌Journal Standard經營的J.S Pancake Cafe。

JS Pancake Cafe 01

第一次走進J.S. Pancake Cafe是其位於東京自由が丘的分店,那是黃昏五時半,我跟友人行到筋疲力竭之,原想再戰Journal Standard,發現其二樓暗藏這間J.S. Standard。11月的東京已冷,我們點了pancake及熱花茶,作那熱騰騰的Pancake給我們萬八分驚喜!那是新鮮和手造的味道。

今年五月的大阪,關西已開始熱,在環球影城暴晒了大半天,我想起了半年前在東京的J.S. Pancake Cafe,上網搜尋,就在數個JR車站的天王寺站。這次品嘗是其signature產品,香蕉pancake,新鮮香蕉配上忌廉,英式食物加上日式的認真。

前兩個星期到北海道一遊,經過六天的郊外行,便到達札幌。我個友人們都在抓緊shopping時間。當我忽忽忙忙之際,看見我的朋友跟女兒站在一旁,原來他們在等太太/媽媽在試身,而其身後竟然是J.S. Pancake Cafe!!!! 翌日,立刻把媽媽帶來狠狠吃個pancake,今次點選是時令的夏威夷果仁pancake,加上Royal Milk Tea,母女二人吃得津津有味,又是一個難忘下午茶!

J.S. Pancake Cafe在日本全國共有12間分店,地點如下:
http://pancake.journal-standard.jp/#/

這是J.S. Pancake Cafe的Facebook Page,單看相片,心已飛到cafe!
https://www.facebook.com/jspancakecafe?fref=ts

請即like"在途上"的Facebook及Instagam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paulayangpage
Instagram ID: paulayang

 

你唔怕幅射

日本東北美食吃不完

文章作者Vigi是我的中學同學,是位旅遊、咖啡和威士忌家。在她的臉書上,發現早前應JETRO 日本貿易振興機構之邀,到福島走一趟,並在報章上撰寫文章。很佩服,亦很驕傲她的探訪。

常常被別人問道: “你成日去日本,你唔怕幅射?" ,我答: “測試結果合符安全標準呀",朋友再續說:" 日本人都把真相隱瞞,幅射的窩害要幾十年後先發出黎架"。我總認為,"該死唔使病",而那些住在日本的人又怎樣? 那不是幾十年後全出事? 要是幾十年後出事,相信應是一籃子原因,而不是單單我去了日本。

喜歡東京不需要理由

東京,我最喜歡的日本城市,也是香港以外我最喜歡的城市!數不清曾到訪的次數,但就是百去不厭。

喜歡東京,大城市的活力,走在街上、商店甚至便利店,有各種新奇好玩的東西。日本人有禮貌,地方整潔,不論身在那裡都感到安全自在。廿多歲的時候,去東京是大手入貨,早期是連洗頭水、護髮素也買回港。近十年,到東京都是中轉站,所以停留時間不太長,購物時間相對縮短,但無損燒東京的熱愛。

在東京,有不少難忘回憶!

shinjuku.jpg

第一次和唯一一次…. 一個人在途上
那次其實是由夏威夷經東京回香港,同行友人直接回港,而我就離開成田機場獨自遊三天兩夜。一個人在途上是,沒有人跟我說話。那個年頭的日本人英語水平還不高,甚至害怕聽到英語,我那句"Excuse me",那個"Cuse"還未發音,人已遠去。但很喜歡看著縱橫交錯的鐵路遊東京,甚至到郊外逛outlet。

第一次和唯一一次—住民居
是民居,不是民宿。不計回溫哥華住在親友家中,東京是唯一—次住在朋友家。那時候,我老友剛巧在東京工作,我便理所當然地窩在他的部屋。部屋雖小,五藏俱全。印象最深是老友很緊張"倒垃圾",因為日本實行垃圾分類,每天只回收一黎垃圾,要是那天不處理,便要留待下星期。而垃圾車在八時前到達,日本人又不會把垃圾放在大廈門外,故此要早起"倒垃圾"了。

第一次和唯一次… 出差
我這個人並沒有出差命,除了澳門,就只到過東京出差。那時候任職日本公司,出差是要到總部Training。以員工身份在東京上班,清楚記得,我在酒店往辦公室途中,首次感到非遊客的特別感覺,我跟路過的日本人都一樣,在上班途中。

還有太多,不能盡錄!

近年到日本次數減少,即使到訪都是在中部和關西一帶,已經有兩年多沒有到訪東京,是時候"回鄉"了。

請即like"在途上"的Facebook及Instagam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paulayangpage
Instagram ID: paulayang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