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之櫻守

‘北之櫻守’以倒敍方式,敍述兩母子在樺太島的日俄戰爭戰敗後,走難到北海道網走的艱苦日子。吉永小百合飾演的媽媽綴,為著兒子修二郎(堺雅人)前途,忍著將他由北海道趕到美國洛彬機。15年後,兒子從美國回到札幌做生意,探望在網走的媽媽,母子得以有機會重走從前走過的路,回首從前的艱苦歲月。

貫徹日本電影的風格,淡淡中,又有濃郁感情,及隱隱的催淚位,而當中又提供想像和思考空間。電影以舞台劇交待個別情節,手法新穎,不過時空加戲劇及舞台劇交錯,有些時候會較難追上劇情。

兩年前到北海道最北端稚內旅行,看見店鋪食肆這張貼’北之櫻守’的電影海報。近5年每年7月都會到北海道,今年因為疫情而被迫取消。那就找一套以北海道為背境的電影來看,便想起這套’北之櫻守’。故事背境有網走、稚內、札幌及旭川,有拍攝地點是我非常喜愛的古舊駅,還有舊樓,北海道漂亮風景,暫時舒緩了排念北海道的’鄉愁’。

百日告別

育偉和心敏在一場車禍中,痛失妻子和未婚夫,在寺廟的超渡儀式上遇上。百日告別是指,往生100人後,在生的人要放下,好讓往生的人可以安心上路,

因為喜歡”百日告別”這四個字,我把書本買下來,書是導演自己痛失愛妻的自身經歷,加上電影拍攝花絮再集成書。一直想看電影,卻苦不見上畫日期,又找不到DVD,最後竟然給我在Now-E碰上。

電影非常細膩地描述痛失摯親的心情。心敏帶著未婚夫準備的旅遊手扎,到

沖繩作一個人的蜜月之旅。把未婚夫要到的食店一一去一遍,到酒店checkin時,也拿著未婚夫的護照checkin。在蜜月套房內,將枕頭及被子弄成人型,幻想未婚夫在身邊。簡單的舉動,卻看得很抽心。

育偉的妻子是鋼琴老師,他拿著太太的筆記本,逐家逐戶找回學生,退下已收的退款,從而找到妻子在生時的生活軌跡。在悲憤的時候,他曾大鬧上門念經唱詩歌的朋友,是否在這連串動作後,他的妻子就會回來?

很少電影會觸及死亡的意題,但不觸及不等如它不會發生。”百日告別”沒有太多煽情的劇情,對白不多,需要觀眾深入的思考和領會。

鐵道家族

晶的丈夫猝逝,帶著繼子駿也到鹿兒島展開新生活。晶為了可以親手以火車載駿也,決心當上鐵道駕駛員。

故事簡單,感情卻很細膩。電影最動人不是女主角的奮鬥故事,而是人與人間的感情。最感動的是駿乜最後的自白,他的家人素未謀面的親母,長在心中的爸爸,還有爺爺,及繼母晶。誰是家人必要是父母兄弟姐妹?也不一家是要在身邊?只要有愛,血緣,在身邊還是在心中,也是家人。

喜歡日本電影那種淡淡的,卻總蘊藏”腰心腰肺”的情感。劇本非常完整,首尾呼應。

我很喜歡日本的鐵道,嚴格來說也算是個”鐵子” (鐵道迷)。電影中的鄉郊是喜歡的日本,恬靜和純樸。電影中的單卡電車,我多年前在北海道曾乘搭過,那是釧網本線,由網走到釧路的五小時車程。正值二月的真冬天氣,漫天風雪,至今難忘。

乾杯!日本清酒最高

清酒同學推介的電影,看戲名以為是講述清酒製造過程,卻原來是一套勵志記錄片。

來自岩手縣的酒藏第二代浩介、來自英國的酒藏杜氏Philip,及來自美國的清酒傳道人John。兩位外國人都在年青時透過JET計劃來到日本,因為清酒在日本住上半生並落地生根。

最感動是浩介的故事。作為酒藏第二代,明白終究要子承父業,仍然想衝出岩手縣的小村落,到美國留學。一心要改革處於夕陽的酒藏,卻受到重重阻力,到由自己改革釀製的酒奪得金賞,加上年老員工退下,終成功改革酒藏。

紀錄片最感動是末段,浩介遇上311大地震,朋友離世已夠傷痛,卻因為地震令生意大跌,終日在想如何還債,如何帶妻兒到安全地方。卻在好友喪禮上,好友爸爸卻勉禮大家,有能力重建家園的人都在這裡。浩介被點醒,不再只顧自己,決心要重建家園。當日本人認為不應在地震時賣廣告,浩介在Youtube上載影片,鼓勵大家一邊賞櫻,一邊飲清酒,獲消費者支持,捱過艱難時間。

剛好在疫情百日後看到這電影,不只有共鳴,更有切膚之痛。疫情、逆境中,深深感受到,窮則變,變則通,取決於心態。正如浩介,改變了心態,改變了自己,成功渡過難關,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