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歌劇院

悉尼這名字雖然出現多年,但說頭這個地標,Syndey Opera House,還是想叫一聲,”雪梨歌劇院”。

作為世界級地標,作為從小在電視看到大的地方,能親身到訪,親歷其鏡,內心還是滾動的。

Darling Habour

十二月底的澳州悉尼,日間氣溫接近40度,熱的情況比香港更甚。天氣甚熱,沙灘也不要再到訪,那便輕鬆走走到Darling Harbour。

一個在商業區附近的海港,附設商場、展覽中心、和航海博物館。經過連日的奔波勞碌,我在這個Darling Harbour都是放輕鬆,無目的的走走。

悉尼唐人街

旅友的表哥為澳州老華僑,識飲識食,今次相約我們一班旅友到悉尼唐人街,吃美味唐餐。

第一次到唐人街是15歲,跟老媽二人膽粗粗到美加東岸自由行。老媽有朋友住左唐人街附近,所以那次旅行便住在Auntie位於唐人街附近的房子,跟船頭尺住的是一模一樣。因為鄰近唐人街,所以常常出入。後來移民到溫哥華,雖說那時候的烈治文已經有大量唐人店鋪,但仍然常常出入唐人街。

唐人街,正名”華埠”,每個唐人街都記載著華人移民史。某程度上,唐人街保留的中華文化,比西代的香港還要強。或許我曾經移民,曾深深感受那份人在他鄉的情懷,我對唐人街是情有獨鍾。

悉尼的唐人街,最大特色是沒有那陣唐人街味道。這陣味道是唐人街獨有,我曾到日本橫濱的中華街,那裡亦傳來陣陣唐人街味。這個悉尼華埠,非常整潔,可能逗留時間短,找不到唐人街獨有的中文拼音。這些如通勝般的中文拼音,是唐人街特式,非常有趣。

旅友的表哥非常好客,帶我們品嘗海鮮之餘,更帶來澳州靚酒!我這個酒鬼不客氣,雖然,我不懂品葡萄酒。

Manly Beach

從塔斯曼尼亞到悉尼,先要適應兩樣東西。第一樣,從了無人煙,到重回大城市的稠密;第二樣,就是要適應接近40度的炎熱,而我是非常怕熱。

在Circular Quay坐船到Manly Beach約需20分鐘,中途飽覽雪梨歌劇院。這個澳州第一地標,從小看到大,第一次親到現場,心情悸動。

到達彼岸的Manly Beach,這個碼頭跟從前中環天星碼頭很似。英國人把其體制帶到每一個殖民地,英聯邦還是血脈相連。

Manly Beach有一條商店街,我已整個星期沒有看見這麼多人和商店。天氣當真太熱,在店鋪裡買了一條短褲。在往後悉尼及墨爾本行程,我跟這條褲不能分割。跟加拿大相近,澳州買酒都要在Liquor Store買。澳州的葡萄酒有名,我買了一支白酒,在餘下四晚酒店慢慢嘆。

沙灘當真是金啡色的!

塔斯曼尼亞的快樂聖誕

六日的塔斯曼尼亞之旅,洗滌心靈。由北到南,由西到東。

融入大自然

遇上難得一見的月出,在cottage外一望無際的草地,在Bruny Island那水天一色

自煮的溫馨

遇上聖誕假期,餐廳食肆關門,一班選朋友在屋內自煮自食自洗,過了很溫暖和溫馨的平安夜、聖誕夜及Boxing Day。

豪宅到營屋

是次的住宿是難忘位之一。在Campsite睡了闊別多年的上格床,在Hobart則睡下格床,住百年古屋,也住私人豪宅,五晚的豐富住宿體驗。

旅友的圍爐

這班旅友已去了多次遠近旅行,早已熟悉大家的旅行愛厭,也了解大家個性,更會自動自覺各就各位。有一班好旅友,旅途上結伴,旅程後一齊回味。

自駕的樂趣

我頗喜歡駕車,但說到在澳州自駕,出發前我也有點擔心。印象最深是在Sheffied拐山路,因為轉彎位沒有鏡子,對頭車開得快又多重型車,全程打醒十八分精神。令一難忘路段是往Hobart那三個半小時車程。澳州沒有避車位,連油站也遇不上,這程車打破了自駕最長最遠的non-stop。

塔斯曼尼亞,現代塵世美之名,當之無愧!

Bruny Island

Bruny Island位於塔斯曼尼亞南部的一個小島,也差不多是澳州最南的地方。

說頭塔斯萬里亞是天然,這個小島更是天然中的純天然,世外桃源的中心點。

我們租的車子不能駛進Bruny Island,所以參加了當地local tour。因為—行十人,是包團形式,非常舒服和暢快。

團車先到Kettering Ferry Pier上船。跟日本的汽車渡輪不同,日本要乘客不能坐在車裡,Bruny Island是連車帶人上車,直上直出,不用離開車子,不錯的安排。

Cheese Factory
第一站是Cheese Factory。我是芝去控,在戶外嘆著芝士,早上時份還有一杯咖啡,爽。

Neck Game Reserve and Lookout
Bruny的島形很特別,南北島中間有一個窄位,名為Neck Game Reserve。導遊見我們這樣喜歡藍天白雲,就帶我們都較前位置的沙灘,再近距離感受這個樽頸位。

車程中,突然發現一個紅海位,原來是因為污染下現紅色。

Island Cafe
中午時份,我們到Island Café午膳,在戶外用膳,吸收藍天對華,而Bruny Island 的Cidar是頗有名的。

Cape Bruny Lighthouse
燈塔是每個小島,特別是位於邊緣位置的小島,不可缺乏的東西。看到燈塔,我總會幻想從前航海的情況,或許,因為我喜歡海。

離開Bruny Island回Cottage途中,遇上薰衣草,大滿足。

Bruny Island是連個塔斯曼尼亞最後一個程,也是其中一個難忘的行程!

Hobart

Hobart是塔斯曼尼亞較大的城市,有商場,downtown也較大,更有唐餐。我們連續吃了五、六天西餐,是時候吃回唐餐。

朋友住左悉尼的表哥推介這間美華樓,風味絕不是抄雜碎,反而後香港風情。原來大廚隨來學西廚的女友,從香港來到Hobart只有兩年時間,怪不得會這樣香港味道。

在Hobart,我們位左兩間Cottage內。這個cottage較舊,設備較簡陋,我跟roommate的房子,是中學時代去烏溪沙宿營的屋子,又是另一種體驗。

Kings Pier Marina

由東到西,再由南到北,終於來到Hobart,塔斯曼尼亞最著名的城市。

原計劃是去到山上看日落,因為晚上訂了位吃晚飯,恐怕未能趕回來,那便輕輕鬆鬆,隨便到Kings Pier Marina走走。

Kings Pier Marina在Hobart的downtown附近,一個位於海邊的地方。這個港灣,是我很喜歡的港灣,那就是電影 “雙城故事” 裡,三藩市那種港灣,(所以我很喜歡三藩市)。

喜歡這裡的悠閒、恬靜,我又喜歡海,看到水,心境也平靜。

遇上市集,有啤酒售賣,但要駕車,忍忍口吧。

Barilla Bay Oyster Farm

由北到南,走了三個半小時,來到接近Hobart的Cambridge,著名的Barilla Bay Oyster Farm。這段路是整個行程最長的一段,幸好在頭一小時路經小鎮,停車走走。要不然,從Bicheno到Cambridge,四個多小時路程。

澳州自駕屬中高級版。道路設計有點怪怪。如左線一般都是慢駛的車,當兩線變一線時,都是右面的快線,駛入左面的慢線。但澳州是相反,當一心行左線慢線,當兩線變一線的時候,是左邊慢線走到右邊快線。車子開得快不在說下,車品也很一般,響按是等閒。新牌還是不建議在澳州自駕。

這間Barilla Bay Oyster Farm很新鮮,但亦是非當遊客的地方。

Bicheno

Bicheno不是甚麼名勝,是往下一個地方的中轉站。安排行程的朋友很貼心,每晚住宿都有不同體驗,先有Motel、到Campsite渡假屋、再到Farm House,來到Bicheno則來個豪宅Airbnb。

這兩間屋的屋主來自台灣,所以可以以國語溝通。我們一行共十人,八大兩小,租了兩間屋,每間屋住上四大一小,所以非常寬敞舒適。地庫有Family Room,有書藉及玩具,小朋友樂在其中。

屋子分主層及地庫兩層,沒有車房,車子泊在門前。

雖然抵達時是12月27日,還有點聖誕氣氛。我們在Pizza店買外賣,一起在如此舒適的屋子裡談天說地,這兩間屋都是景點。

吃過晚餐,我們走到海邊等天黑,因為天黑的時候,企鵝便會上岸回家。

這夜,床實在非常舒適,睡了一個好覺。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