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州 – 後記

兩星期的澳州之旅完結,嚴格是15天,我並沒有把去程夜機和回程早機的日子計算。感覺是,盡!甚至是太盡。

我感覺行程有點過長,其實離開悉尼,看見大部份團友回香港的時候,我已經有點想家。但我心想,一場到澳洲,又遇上聖誕新年假期,當然盡到訪塔斯曼尼亞、悉尼及墨爾本。

塔斯曼尼亞
最難忘是campsite及cottage,不只是親親,甚至融合大自然。聖誕戶外野餐是難忘的一幕。

悉尼
大城市一個,本來沒有甚麼特別,卻遇上非當signature的除夕倒數及雪梨歌劇院,還有行橋,都是難得的經歷,是經歷贏了地方。

墨爾本

對Melbourne有點不公道,被安排在行程最好,確實很疲累。這個城市有氣質和個性,是值得慢慢細味。

難忘還有在悉尼和墨爾本的酷熱天氣,特別是悉尼,熱得人也遲鈍。

第一次到南半球,盡興!

雪梨歌劇院

悉尼這名字雖然出現多年,但說頭這個地標,Syndey Opera House,還是想叫一聲,”雪梨歌劇院”。

作為世界級地標,作為從小在電視看到大的地方,能親身到訪,親歷其鏡,內心還是滾動的。

Darling Habour

十二月底的澳州悉尼,日間氣溫接近40度,熱的情況比香港更甚。天氣甚熱,沙灘也不要再到訪,那便輕鬆走走到Darling Harbour。

一個在商業區附近的海港,附設商場、展覽中心、和航海博物館。經過連日的奔波勞碌,我在這個Darling Harbour都是放輕鬆,無目的的走走。

悉尼唐人街

旅友的表哥為澳州老華僑,識飲識食,今次相約我們一班旅友到悉尼唐人街,吃美味唐餐。

第一次到唐人街是15歲,跟老媽二人膽粗粗到美加東岸自由行。老媽有朋友住左唐人街附近,所以那次旅行便住在Auntie位於唐人街附近的房子,跟船頭尺住的是一模一樣。因為鄰近唐人街,所以常常出入。後來移民到溫哥華,雖說那時候的烈治文已經有大量唐人店鋪,但仍然常常出入唐人街。

唐人街,正名”華埠”,每個唐人街都記載著華人移民史。某程度上,唐人街保留的中華文化,比西代的香港還要強。或許我曾經移民,曾深深感受那份人在他鄉的情懷,我對唐人街是情有獨鍾。

悉尼的唐人街,最大特色是沒有那陣唐人街味道。這陣味道是唐人街獨有,我曾到日本橫濱的中華街,那裡亦傳來陣陣唐人街味。這個悉尼華埠,非常整潔,可能逗留時間短,找不到唐人街獨有的中文拼音。這些如通勝般的中文拼音,是唐人街特式,非常有趣。

旅友的表哥非常好客,帶我們品嘗海鮮之餘,更帶來澳州靚酒!我這個酒鬼不客氣,雖然,我不懂品葡萄酒。

Manly Beach

從塔斯曼尼亞到悉尼,先要適應兩樣東西。第一樣,從了無人煙,到重回大城市的稠密;第二樣,就是要適應接近40度的炎熱,而我是非常怕熱。

在Circular Quay坐船到Manly Beach約需20分鐘,中途飽覽雪梨歌劇院。這個澳州第一地標,從小看到大,第一次親到現場,心情悸動。

到達彼岸的Manly Beach,這個碼頭跟從前中環天星碼頭很似。英國人把其體制帶到每一個殖民地,英聯邦還是血脈相連。

Manly Beach有一條商店街,我已整個星期沒有看見這麼多人和商店。天氣當真太熱,在店鋪裡買了一條短褲。在往後悉尼及墨爾本行程,我跟這條褲不能分割。跟加拿大相近,澳州買酒都要在Liquor Store買。澳州的葡萄酒有名,我買了一支白酒,在餘下四晚酒店慢慢嘆。

沙灘當真是金啡色的!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